会员须知
主题 : 川伝传:二月五日,陪母亲透析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1-07  

川伝传:二月五日,陪母亲透析

约好的出租车还在十里外。
你坐在木质沙发上焦虑得
无事可做,我们不说话,
僵冷的空气无聊地制造从嘴里
呼出的白雾。姐姐在里屋
依然没睡醒,而父亲的耳朵
继续对一切不在乎,打开门时
狗腾地一下窜出门口,它将出游
何处?我无从得知。这是清晨,
万物保持其神秘如初。
你穿着肥厚的棉布拖鞋
仿佛双脚仍缠着当年的污泥,
而我扶着你,好像只是为了听一听
脚掌与沙子摩擦的沙沙声,
二三十步的路程,我们耐心于
汽车引擎的闷声催促。
道路的右边顶着青葱的菜地
它夹在房子与房子之间,与
爆竹纸堆积的惊悚的死亡
形成鲜明的对比,旁边一条
荒废经年的乡村土路
提醒附近的居民:它时刻在身边
等待一剂药方来起死回生。
我怕你呕吐,但你在后座蜷缩着
忘情于眼神呆滞,实际上
没什么风景可看,烂熟于胸的街道
在岁月中继续涂抹土灰的油漆,
而云层翻滚之下,我恍惚看见楼房
疾速又疯狂地做着更迭的运动。
我突然感觉难过,我和你
俨然就是小县城的建筑学。
心肠好的司机,把车驶入医院直至
透析室大楼,除此之外,
一切得靠自己。在这里,我是第一次,
而你,已经忘记了方向。
[ 此帖被川伝传在2020-01-07 18:18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01-07  
母子情,天长地久,可以写出很多感人肺腑的作品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