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谢默斯·希尼:寄养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9-12-09  

谢默斯·希尼:寄养

黄灿然 译



  那由水养育的深沉的绿
    ——约翰·蒙塔古

 

在学校我爱一幅画的深沉的绿——
地平线搭起了风车的轮辐和船帆。
磨坊静止的轮感。它们的合适位置
反映在运河里时就更合适了。
我早就忘了从何时开始就认识一片
黄昏时有烂泥、黏泥和洪水的土地的
内在水力学。
我那充塞着淤泥的希望。我心灵的低地。

生命的深沉。而诗歌
在发生的事情的郁闷中有气无力。
我等待着,直到我年近五十
才相信奇迹。像流动焊铜匠
用锡罐做的树钟。这么久空气才明亮,
时间才目眩,心才轻松。


*我很多年前在威克洛听到一个故事,关于某一地区的人与魔鬼达成协议。我想不起他们获得什么好处,但是作为交换,他们同意让魔鬼在某日某时辰来收取他们的灵魂。当然,随着时辰通近,恐慌也加剧,直到在最后时刻来了。这群锡匠一一流动焊锅匠,他们提议在树上建造一个古怪的锡钟,然后把时间调错。接着,魔鬼来了,他发现他搞错了,发现他来得太早,违背了协议,所以大家都获得解放。(希尼,《踏脚石》)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