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诗人的来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29  

木朵:诗人的来到




当他说他是一位诗人时,
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
并不是其他人漠视诗,
或者不尊重一个致力于
诗学的劳作者,相反,
他们重视诗降临的兆头。
然而,是什么引发他们
因一位自称诗人的来到
而在举止上一时失礼呢?
极可能是他们认为诗人
不在于自诩,而必须
行动或实践于写下!
正如诗人西那在凯撒
被刺之后立即宣告:
“自由!解放!暴君死了!”
或这场戏后面另一个诗人
被勃鲁托斯轰出营帐,
诗人,历史事件中的人,
总是以见证人或预言者
的形象露面,有点狼狈,
也时时鲁莽,难以振作。
归根结底,语言的组织
在事发现场只能算陪衬,
因其太懂得轻重缓急而
不在第一时间成为对策,
更别说,诗人,语言之
仆从,他的反应,既是
点缀,也是预兆,从来
不能立等可取,速生
一个事件,或拥有一个
主宰生死的威严时刻。
诗人只有离开现场,在
一个与事件对质的位置,
才找得到他的根系所在,
在这里,他轻舟放纵,
欸乃一个个未竟事业。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