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庞德: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06  

庞德:诗五首




在地铁车站

这几张脸在人群中幻景般闪现;
湿漉漉的黑树枝上花瓣数点。

飞白 译)


合同

我跟你订个合同,惠特曼—一
长久以来我憎恨你。
我走向你,一个顽固父亲的孩子
已经长大成人了;
现在我的年龄已足够交朋友。
是你砍例了新的丛林,
现在是雕刻的时候了。
我们有着共同的树液和树根一—
让我们之间进行交易。

(申奥 译)


舞姿

  为《加利利的卡纳的婚礼》而作

呵,黑眼珠的
我梦想的妇人,
穿着象牙舞鞋
在那些舞蹈的人们中,
没有人像你舞步如飞。

我没有在帐篷中,
在破碎的黑暗中发现你。
我没有在井边,
在那些头顶水罐的妇女中发现你。

你的手臂像树皮下嫩绿的树苗;
你的面孔像闪光的河流。

你的肩白得像杏仁;
像刚剥掉壳的杏仁。
他们没有让太监护卫你;
没有用铜栅栏护卫你。

在你憩息的地方放着镀金的绿宝石和银子。
一件黄袍,用金丝织成图案,披在你身上,
呵,纳塔——伊卡奈,“河畔之树”。

像流经苍苔间的潺潺溪流,你的手按在我身上;
你的手指是寒冷的溪流。
你的女伴们白得像卵石
她们围绕着你奏乐。

在那些舞蹈的人们中,
没有人像你舞步如飞。

(申奥 译)


少女

树长进我的手心,
树叶升上我的手臂,
树在我的前胸
朝下长,
树枝象手臂从我身上长出。
你是树,
你是青苔,
你是轻风吹拂的紫罗兰,
你是个孩子——这么高,
这一切,世人都看作愚行。

(赵毅衡 译)


为选择墓地而作的颂诗

整整三年,与他的时代脱了节,
他努力恢复那死去了的
诗的艺术;去维持“雄浑”
本来的意义。一开始就错了的——

不,不是,但要知道他生在
一个半野蛮的国家,落后有余;
总坚决地想要从橡树上拧出百合;
做攻城勇士;装作鱼铒的鳟鱼;

“神令众人在特洛伊城受苦”
没有堵塞的耳朵听见那歌声;
因此,那一年,仅给礁石留下少许余地,
海洋汹涌的浪涛把他载承。

他真正的爱妻是福楼拜,
他垂钓在顽固的岛屿旁边;

宁欣赏女妖赛西的秀发
不愿遵从日晷上的箴言。

不受“世事进展”的影响,
他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不过才
三十多岁的年纪;这个例子
不会给缪斯的冠冕增添一分光彩。

(梁秉钧 译)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