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哑石:写于国庆日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10-03  

哑石:写于国庆日




很奇怪的事。再端正的人,
晨起时都觉得自己脏,要洗漱。
刷牙,洗脸,把骨质或木质
梳子斜插进直发和卷发。
各种形态的你我肉身分蘖中,
它长得最快,最易葱茏。
(连星空的苦杏仁,都不知
作为有清澈敌意的镜子,
是如何在你面前发明出亲密)
“醒来”的意思究竟是啥?
睡觉的人躺在那里,动都没动,
甚至,一整夜都没有动。
是怎么弄脏的?亘古富裕的
山体埋着成吨成吨的煤,
结构性热力很慎重。我们
引来清水作为每日第一宗劳苦,
巉岩上,或有麋鹿跃起,
像你醒来溅射烛泪的器官。
晨光精确耸身镜面的折射,
清水当然不止拧开阀门一种。
煤,再怎么洗,都有一种
密黑,郁结着,在亮肤下拥堵。

(2021,10,1)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