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毛子:塔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9-26  

毛子:塔




历代的塔,都走了很远
才停在要来的地方。
当停下,它身体中作为材料的部分
已溶解成善的胎身。
我吃惊于如此朴素的收敛
仿佛替这个臃肿的世界在束身。
现在,想要一座塔
留在建筑学的范畴,几无可能。
因为一道目光,从它体内破空而出。
我沐浴过这样的注视:宽广、慈悲、平和
带着它无边的接纳和永久的许可
护送着这娑婆世界
翻越自我的樊笼。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