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曾纪虎:栾树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9-24  

曾纪虎:栾树




去年的夏日,树下有恰当的光斑;
一只点状纹蜗牛曾在花坛狭而细
的边缘游行。斑点溢出的一小块
径直占据了一片不规则的碎瓷砖。
树荫中一位过去的绝妙顽童躺在
圆的枝丫上。他向你浅笑,他踢
腾他薄皮肤的脚板。你是在小区
一棵奇怪的栾树下想这些事情的。
它今年失去了一根粗臂膀,一场
大风雨后,物业公司移走了它被
撕下而凋败的那一部分。那天上
午我正伸出头去看窗下它就成了
现在这个样子;空出的区域使空
中出现不舒适的大缺口,似乎它
变了。而长久的雨水使得这块小
盆地充溢湿气,亦使偶然到来的
太阳光,胜过往年的亮丽。我已
不再与人争议了,也不愿与自己
争议。人世这一修罗场得停下来
休息。我也不再处心积虑地调配
诗句中的语气了,他人说了什么?
物的离去与变化是多么自然。都
不过如此;我还没见过世界真实
的黑暗寂灭,届时我将过来告别。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