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邹波:基努里夫斯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9-05  

邹波:基努里夫斯




我偶然梦见在一起车床事故之后
他学会了左手的三分之一
和右手的二分之一,拼成一个万能的心形
共用为钻孔和顶针

车库里的光线
我的手也被他的车库切割
他的车库里的
一切机械都有动物的影子,
动物却很朋克

隔天洗脑的老鼠和夹子
一定会有交叉的天启
所有工具都残缺,半枯竭,半湿润
互相润滑着,刃和砧被寄生
车床和台锯主要被罚忏悔
我发现,这不是简单的适应
而是一种能够
这不是简单地
把一个垃圾桶当千斤顶
又把一个千斤顶当枕头

恰恰相反,他绝不会那样表面地权宜
否则今天最善良的世界
也会占着所有茅坑
是平庸的善一手造成

他无所不在地全知——
不仅收获不能全靠手完成,
连手的劳作也不能全靠手,
手的光明和手的阴影
就是阳光将一只手两用,
阳光把一切单化为双再结合,
再协作
学徒的内容——
心里有一个迟到的叶问
肉体已经被凌迟

这就是在打光线的疫苗
否则还会再次去适应一切偶然
光线是过期的鼓励
在身体里走了很久

我偶然梦见他模棱两可地练功
他的猫无休止地爱他
他不知该吹灭蜡烛还是吹灭食物
我偶然梦见他跟叶问在打
啃难啃的骨头,却也不怎么坚持
彼此让对方滚开,但也不怎么坚持

我偶然梦见他写作的样子
他楔形的文字,偏僻的杀戮
通过打磨对手的皮肤
用他鸡皮疙瘩的心形的措手搭成的心脏
他是绵延,苍白,健谈
他用写作的时间来打斗
增加了打斗的深度
这样他就回避了文学
他流离失所
就像纸醉金迷地行着天路历程
而且,他通过对自己扑空来诱敌

毛孔粗壮而黝黑绵软
看见梦,云雾缭绕
从头,松到脚踝
还有盐一样的白霜
对他来说,东方的庖丁解牛
就是停止感觉自己的肤色、
四两拨千斤
就是挑起对方肌肉发疯
从一部好电影里打击坏电影
包括某些小说改编的坏电影——
那些有备而来的愚蠢
那些愚蠢的,见了他之后
也不再怎么坚持写作和改编

在一个最枯燥的剧情里——
我偶然梦见他在他的车库
在一个影影绰绰的台秤上,精确地
量着一个人给另一个的压力

2021-09-03 16:03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