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苏丰雷:单调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8-14  

苏丰雷:单调




我远行回来绕着半拆的城中村散步,
好奇它在时间中的变形,
仿佛北方秋收后的玉米地,凌乱而呛人。
但几株骨感而沉重的钢筋水泥植物
兀然矗立,并且继续反季节地生长,
跨时空地永置身于热带。
相对于被无视的真正精神,
物质建筑速生得令人悲伤。
但那么多人在冷酷的架构里挥汗、喘息,
我连暂时的否定也不可以。
我偶然落座于一间廉价的面馆,
管账与接待的汉族女人精致而满足。
拉面做得地道,
厨房里那英俊的男子想必是她的先生,
她面露温情地待客,
也在一些客人的脸孔上滞留,
她自足的世界依然每天有所加增。
少年时我曾读过一句诗,
把满月比喻为一只头颅,
这个女人的头颅就是一只满月,
但头颅般的满月永远只用一面朝向我们,
我已看穿她的面容有这个民族的单调。

2016.4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