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苏丰雷:关于男人的眼睛,以及女人的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8-14  

苏丰雷:关于男人的眼睛,以及女人的




我看过一部纪录片,关于鳄鱼的眼睛。
发生在哥斯达黎加。一条河。如果我没记错。
它们的眼睛很多患上眼疾乃至失明,原因不明。
专家起初认为是环境污染所致,
但检查结果显示:虽然环境污染问题严峻
却不是眼疾的肇因。
况且,经调研,问题只出现于雄鳄,
雌鳄与幼鳄却好端端。
进一步的考察还发现:
雄鳄的眼疾来自雄鳄间的争斗;
雄性过多,为争夺食物,为争夺爱情,
雄鳄间频繁发生战争;
眼睛总脆弱地受到伤害:发炎,溃烂,乃至失明……

前天,在法院门口,我看见一个焦虑的男子,
他两个上眼皮肿得像扣着对切开的熟鸡蛋。
大约一礼拜前,当我下班出写字楼大门时,我看见
一个眼袋发青的男子正往楼内走,他本能瞥了我一眼,
像回应我的注意,但又急切收回视线,
像为他的熊猫眼感到羞愧。
而我不也常常感到眼睛是致命的弱点?
那看去总像睡眠不足的眼睛
被辉煌的眼袋托举,像一幅夸张的丰产图:
西瓜大得编织袋都装不下。

男子们是不是正陷入哥斯达黎加鳄鱼式的命运?
为生存他们负上过重的轭?
为娶妻生子他们过于操劳不止?
虽然,他们的眼睛由于他们是人从而避免因直接的争斗而致残、失明,
但同样,不也由于环境险恶导致的生存残酷,
让一个男子隐隐成为另一个男子的敌人?
谁来庇护这些男子,以及这些男子的眼睛?!

我不应忘记女子,很多女子的眼睛不也如此?!

2013.8.25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08-14  
木朵点评:“男人的眼睛”这首诗写得很有趣。读了不免会心一笑。这首诗用了两个基本手法:一个是类比,在雄鳄与男人之间建立起可信的关联,一个是叠加,包括前天和一个礼拜前的所见所闻以及当代社会一个男丁负重而行的普遍感受。写这样的诗或得到这样一首诗,是需要运气的,在逻辑上可信,在情感上显得真挚,这不容易做到。但这首诗做到了,诗在唏嘘男人做牛做马的负重感之余,还不忘兼顾一下另外半边天同等的命运状况。诗从鳄鱼写起,但侧重点在我们人类社会的男人身上。眼睛这个意象,由远及近,最后变成了被一双锐利的眼睛所观察到的对象。当诗人注意到眼睛这个脸部器官的明显特征时,一切关于眼睛的信息和意象纷至沓来。如此,诗人就像打开抽屉一样,取出那个一直等待借题发挥的关于男人命运的话题。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