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柳宗宣:火车叙事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8-13  

柳宗宣:火车叙事




1

雨下落在铁轨上

你又来到路上。夜半醒来
发现在它的上铺;车轮与铁轨

晃当地磨擦耳廓

有时,因急刹车而长时停顿

你坐着绿皮火车去阿勒泰

多年前的一个梦被重温

绿皮火车披着夜色走在遥远的星光下


2

挥动长长的手绢,蒸汽火车

在茫茫戈壁。这人造的家伙
一条爬虫在蠕动

如果从空中俯看
(一截漂移的木头)
  
检票口。站台。从地下通道
涌现的面孔

静卧的火车;空腹的巨兽
吞噬掉蜂拥而至的人群

心一阵紧缩。绿皮火车
暗中摸索;一节节脱离

隧洞的晦暗


3  

大地在这一刻起伏不平

窗外的风物变得模糊
相互混淆,与灰蓝的天空媾合

车厢内的灯亮起来

山腰,孤单的灯火出现

火车临窗口,夜色在降临

玻璃窗中的头像被一圈光晕包缠
车外的灰蓝,在流动中加深

玻璃中黑白分明的眼晴
暗黑背景,衬出上半身

车厢走动的人。三层卧铺

与之对称的另一面玻璃中的
侧影:在两扇玻璃之间

彼此张望


4

火车连缀的往事
纵横交织的丘陵高原
抓住你,从窗外
扑面而来,然后退去
在你的时间,高原的布景中
她再次出场。所有的美景
经过她的脸和胸脯看见
愧对在一起的时光,愧对
你们的相爱。在一个个时刻
无法重临搭乘过的火车
回到面对面说话时
经过的高原


5

像一列火车,你往中部车厢走去
窗外的华北平原的小麦熟了
麦地随同你和火车,晃荡起伏

火车临时停车。月光播散如纱巾
覆盖——西部塬地的凸凹
另一辆远去火车的声音细弱
渐渐消逝,如野狐的尾巴

车轮滚滚。在你的耳廓奏呜
你的身体,在远离平原县城
火车急驶在你的梦境(日夜兼程)
或者说,你在它的梦中逃离


6
一段被磨得铮光发亮的铁轨陪护的枕木和碎石
从东边向西边蜿蜓伸展;几个少年散坐在铁轨旁
等着火车开过来。咔-嚓-咔-嚓富有节侓的声响
将他们的骨节敲响,血液被激活,高大的头部从眼前
迅疾驶过,来不及数清车厢有多少节来不及看清它的模样
(消逝了)空气中散发焦糊气味(一列黑呼呼运煤的货车)
尘埃成团飘浮。你们的头发慌乱蓬松;你们从平原来到省城
第一次看见火车。呼啸奔驰;心中留下震憾(双手不禁抚摸铁轨)


7

无名小站。另一列火车在经过
一张张饥渴的面孔互相对望
火车紧急刹车;车身剧烈抖动

春运列车上任何地方塞满人如空气
他带着儿子回返离开多年的驻马店
让他还活着的老娘,看看孙子

污垢残存在他脸上;穿着从姐姐身上
脱下来的旧衣裳。举家搭乘逃离的火车

异地他乡的棚户。志同道合的妻子
产下小儿子。这负重的绿皮火车

承载着他们一生的逃离和还乡

她说她仇恨过火车。与哥哥铁轨旁
检拾母亲的骨头。现在,平静坐在

它的硬座车厢——在你的对面

渐渐的,她的脸色明亮开来
火车玻璃窗口发白;一缕晨曦

融入她,从暗夜超脱的脸面


8

他手持一张无座车票
一个将站着走完旅程的人
一张偶然的车票让他成为游荡者
(人越聚越多空气散发腐败气味)
谁判定你成为无座的流离者
在这趟惟一的旅行
你的寻找让你成为孤独的醒者
(不可成为掉头昏睡不得不下车的乘客)
命定的车厢内,你不停地走动
(身边的中年男人从这辆火车消逝了)
陌生的替补者。不断上来和下车的人
临时的位置和临时的你们
同类催逼着你
被另外相似的面孔替补
而火车必须前行


9

开往南方的火车经过雨中的长江
起伏不平的岗岭。堰塘。烟囱和楼群
它穿过北方的干燥,又迎来
江南著名的阴湿。经过不停留

火车拥有它的南方和北方
车厢有粗鄙滑头的南人
和笨拙涵养的北人。体内的人群
交汇冲突的方言。它通过

华北平原,又朝向准葛尔盆地
从不封闭在一个地域一种意识
窗玻璃上的雨滴是不规则的
不停地冲撞——外面的界线

长江黄河束缚不了它的头颅
也不沉陷于,站台的回忆
短暂停顿。随时从楼群包围中
鸣笛出发,穿行在新生的重叠

交叉的往事中。一列记忆火车
在他体内独来独往,电力大于内燃
从蒸汽机车的老旧到子弹头锃亮灵动
走在命定的铁轨上。它的虚荣和哀伤

驶过雨中的长江大桥(空空的车厢。无人)

(1994-2019)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