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臧棣:陶罐简史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6-24  

臧棣:陶罐简史




埋没构成了它的命运——
有时很深,即使你挖的坑
深得可以放下一百口棺材,
也不见得能触及罐底的土锈;
有时又浅得太意外,一阵细雨
就可以将它的红泥耳朵
冲刷到好奇的狗鼻子底下;

至于真假,胎质的好坏,
轻轻刮几下,一把折叠刀
注定比众人的眼神更犀利。
在它保存完好的背后,你可以听见
呼啸的铁马践踏着农耕时代
无助的哭泣和恶毒的诅咒
消失在历史的深处;劫难和幸存

构成了它的左边和右边,
无数同类的无法计数的破碎
似乎为它奠定了一个几率,但不是
没有它,还会有别的。
它已等不起铁鞋。事实上,
你的跫音就已足够悦耳,
足够用来打破它周围的屏障;

它的完好不仅仅是一种见证,
岁月的流逝几乎令真理
疲惫到无情,却也在它身上
积累了一种造物的安静。
一旦触发,它也多少参与了你
作为一个人的完整;你甚至因此
得出一个结论:死亡不过是

一种不断重复的破碎。
而你此刻已从外部的观看
悄悄来到了它的里面:没错。
一种小小的空旷,非常准确地介于
空虚和空无之间。没错,
在此之前,无论它装过什么,
那东西一定曾十分珍贵。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