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木朵:追求的艺术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2-23  

木朵:追求的艺术




我们占据大巴的前排位置,避免晕车。
三小时的预计路程,让我们尽情谈论诗艺。
我的朋友是一位技巧大师,精通各流派特性,
古今中外名流作法如数家珍,无一不知。
一小时后,一个猥琐的男子向我们靠近。
从最后排换坐到紧挨着我们的位置。
纯粹是想蹭听我们的高谈阔论。

不曾理会他。继续我们的话题。
对于近期诗坛涌现的新人、力作,
我们洞察秋毫,尽收眼底。
讨论得一干二净,并渐渐达成共识。
后座的男子听得很投入。
但没有插一句嘴,不敢打搅我们的进度。
我们也没有回头与之攀谈。

谁都没有了解他的兴趣。
抵达目的地,疲乏又兴奋,我们想饱餐一顿。
但迎接我们的首先是他们的大厨。
欢呼雀跃,奔向我们。
我们很纳闷。难道这也是一个诗人?
他丝毫没有理会我们。而是
拥抱了那个猥琐的男子。

他向众人介绍这是他慕名已久的高手!
他很愿意被他收为徒弟。
但我们一度忠实的倾听者连连摆手。
客气周旋之际,我们才知道他
是烹饪猪内脏——猪肝,猪心,猪肚,猪杂
——的顶尖高手。很快我们就尝到了
他做的清炒猪肝。的确是一道美味。

技法简单,火候精准。
我们也想学做这道菜。问他的秘诀。
全然忘记了他数小时内的卑微。
也没顾得上诗的鞠躬是否妥善。
他寥寥数语,解释盐是菜的灵魂,
火候如何表现并把握的关键。
大势所趋,我们一并成为他诚恳的听众。

最后,他给足了诗人的面子。
把做菜的小窍门切换到我们的领域。
其实炒菜与写诗很相通,“万法自然”,
也讲究临场发挥,也考察“为了谁”
之类的灵魂之问。我们回过神来,
重回诗歌艺术的高地。并用他的虔诚
和示弱抵抗着他的追求者毕恭毕敬。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前天 14:32  
这首我偷盗到过别处,朵兄见谅。
我问一下朵兄,这首诗您是否也有一点 :诗人们 和 “百姓们” 之间关系 的指向
级别: 创办人
2楼  发表于: 前天 22:30  
回 1楼(义夫) 的帖子
有一点,诗人也是老百姓。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