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牧斯:饮后诗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2-20  

牧斯:饮后诗




我躺下时有花开么?
母亲说我酒后又在十甘庵大哭
与打滚。
大概是紧攥着母亲的手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也曾想睡到父亲的墓上呢。
那一刻十甘庵的鬼儿
我完全不怕。
我觉得我是它们的一份子,
与它们完全通灵。
大年初一,我又在十甘庵里打滚,
母亲、秋连、儿子完全劝不住,
叫所有的人来喝酒。
不会喝的也要喝,
看不见的也要喝。
我是先喝先醉,
相信,你们不误我意。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