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蒋立波:菜谱里的细雨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20-12-15  

蒋立波:菜谱里的细雨




春山刚刚从酣睡中醒来。
亚热带植物的根系,还没有吮吸到
一孔确信的泉眼。
出于虚妄,一棵樟树披上了豹皮,
但对于一身斑斓的临摹,
似乎仍然逊色于盘旋而过的麝凤蝶。
假道现代性,人工水池的唱片,
开始重播石鸡去年录制好的鸣叫。
说起来可惜,晚餐你们终于还是没吃到毛笋,
端上餐桌的,是另一种不知名的野山笋,
纤细如一根根刺破寂静的针,
此时,却被用于对寂静的缝补。
细雨没有写进菜谱,但不知不觉中
它像一种额外的款待,
在香椿炒蛋和凉拌蕨菜之间到来。
“而这些山是一种剩余,等待着枯干。
风格随暮年的积雪慢慢消融,
直到只剩下嶙峋本身。”
夜色中,白炽灯的钨丝嗞嗞作响,
像是对时间谨慎的抵制,
或者一种小声的忠告,提示我们
诗行所承受的电阻。

2017年4月26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