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悲剧九种
级别: 三年级
0楼  发表于: 2020-12-04  

唐颖:悲剧九种




冬阳下,断桥边,
一小束紫丁花开得正艳。
它开在这绝望的废桥墩上,
为迎接轻生者的到来,
爆发出浓烈的死亡气息。
诗人并未眷恋,在他身后,
还有比死亡更具意义的
事要去完成?





悬崖上,夕阳最后
一次长吻那株安魂草,
恋恋不舍的夕光
更像一双安魂高手
赐予安魂草以虚度漫长
冬夜的自然魅力。
诗人不忍在落日之前采下,
他的幽魂将再一次
在这个温情脉脉的人间
徘徊又游荡。





一条逆流而上的独木舟,
满载着银色的月光,
停泊在寂寥的石码头。
父子二人在石头上
埋锅造饭,银辉
洒在热汽腾腾的锅里,
鲶鱼的触须像闪电,
在父亲的眼里弹跳,闪烁。
儿子立马入睡,昏昏沉沉,
记忆的碎片快速
在他的脑海里粘连,
把写诗的念头
硬塞进去,满脸通红。





晶莹剔透的泉水
如此害羞,一滴一滴
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生怕厚颜无耻的我们
把她接走了。但是
她又不得不发出声响,
令整个山谷的接水人
都听到了。


之后,我也觉得泉水
是个灵异事件。
我喝了那么多,
也从未有人听过我说的
每一句话,唱过的
每一首歌。





写作,我不会有敌意,
我只敌意我自己。
在黑夜,把自己碾碎,
用希望和信心重粘。
希望不是重复、均称、
圆润的自我,而是千疮
百孔的新墙。黎光初照,
填充或穿透我们,
像一首古老的童谣,
彻底征服了风尚。





我可以轻易得到一个
恶梦,信手拈来,
织成花篮,养食人花,
我也可以收割或摧毁她。
但生活并非如我所愿,
在梦里,似乎我摸到了
什么?梦的翅膀,胫骨,
还是无耻的全部?





我不是孤独,
因为孤独需要我。
我也不风流,
是风流为我解愁。
有时候,我就是某种动物,
我的动物属性远远超过
人的属性。我区别于
动物是因为动物
世界我不懂。





我阅读甚少,
和春草比起来,
踏青的游子委身于黄土,
竟不知护城河毁了
又垒。
待我清醒,
鹧鸪入松林。





明月邀我去垂钓,
那一个邀约已杳无音讯。
明月非明日,
何苦乱翻书。


听窗外人语嘈杂,
鸟鸣却清脆,
可见他们的内心世界:
一个含混,
一个干净。


202011
[ 此帖被唐颖在2020-12-04 10:36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