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弃子:即景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20-09-26  

弃子:即景



《即 景》

一抹月色在柠檬桉背后,
皎洁的
是云层,为月色蒙上了光晕
又自擦拭过的夜空中浮出
那深湛的一角。
这些彼此不可企及的事物
萦回着海湾的深夜
当返船靠近,熄灭于昨日码头。
你想起一次波光如织的
午后,在暴雨骤至之前——
在帆影陡然的转向中
桅杆挺立像受潮的司炉工
为无人的海面降下自己。

2020.8.25




《重逢》

回忆一扇不复存在的教堂大门
似已不再必要
里面安放过一百条长椅
你曾苦苦地跪在其中一条背后
闭目如悲,似反问着主
该如何克制住脑海中不可遏制的念头

没有丝毫征兆。鄙夷或是同情或是
伤感,都无从救赎。
而长久的追问,让睡意像一滴雨喘息着
落进波澜不惊的池塘——
但置身在这清醒的牢笼中
又注定难以睡去。

你记得最后的梦境是复活节广场
围观中的马戏团表演
和迟迟不愿离去的人群,像重逢
在这里,被闪光吐焰的夜色所提及

而一只手已从一袭黑暗长袍中
抽出玫瑰,并按住
那背后战栗欲飞的毁灭辞令——因你曾
出现,使我拥有了两个影子。

2020.10.10




《异 乡》
     ——给父亲

没有航线,在去往浮鹰岛的行程中
它不被标注在一张海图上,以一条
淡紫色的须臾之线

你将去到的岛屿也只是
隐形岛链中一个可有可无的停泊点
即是可有可无,即是短暂,即是无从折返
一枚由暗流吞吐的钮扣当暮色罩临。

而你深知那漫长的航行
是怎样从一个废黜的码头
准时滑向淡漠汪洋——

那是你的吃水线,和滞重疲倦轰响出的
一只信鸥(仿佛一个虚假的弃船者)
为夜晚发光的瞳孔所捕获
在你深知的越来越清晰可辨的边境

还有什么值得述说——
大海完满无限,而你只觅得了疯狂
没有航线,仅心目中的期盼犁出的异乡

2020.9.26




《逆光风景》

我咀嚼过鲜红暗红的蛇莓现在不了
咀嚼鱼腥草多汁的根节现在不了
和贪夜蛾新生蛹虫。
我见过一处逆光中的风景
像自有完结窗框
安在山尖雪并未化冻的傍晚。
我拥有一块老手表
封皮何其相似的相册,甚而
稚气未脱的笔迹
而这些亦是你曾遭遇的失窃——
我曾陷入这年轻不可自拔的
自我怀疑并延续至今。
我不清楚你眼中的旷野
只感到置身于漫长的公路线;
腰间曾佩有的一把剃刀
那是祖父遗留下来的刀柄上
还镶着旧时红色透明的晶体
并感到自己是那失语的窃贼现在不了。

2020.9.6




《寄玲湖》

一片转暗的松林在晚风的山阴
有一些松树早已拦腰死去
朝着暗绿的深处塌缩
折断的粗枝也以厚厚的松针覆盖

这或是松林中隐秘的葬礼。
当你从林中持存的小路经过
听到晚风拂过松林,仿佛每一根松针
都历经了梦寐的深邃。

不远处横阻着一截白夜状枯木
(粗糙的树皮剐开在一边)
像死于满生巨刺的动物耗蚀着
醇香的骸骨——

一个荒凉的标识,为所有
赶路的人而置。而你也将从此折回
重返火光涂写的窗户——
依然的晚风吹过,将过往化作窄门。

2020.7.25



[ 此帖被弃子在2020-11-22 11:23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2020-09-27  
风格上有不小的变化,更加耐心和深入了。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20-09-27  
回 1楼(木朵) 的帖子
木朵兄如晤。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