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牧斯:黄荆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6-20  

牧斯:黄荆




没事就斫黄荆,意烦就斫黄荆;
路边的黄荆,手起刀落,似鸡头滚地。
然而,它虽卑贱却年年生机勃勃,枝叶繁茂。
其实没有落地,是落在矢车菊和苦菜花上。
感觉它和紫薇花同一个科,一通猛长
也不知有什么用,占满田埂和归路。
紫薇会开好看的花,有几个月能看,
黄荆会招凤蝶,雍容但不觉得诗意。
只是真的起了痱子,才会在母亲的督促下斫上一捆,
放在装满热水的盆里洗澡,是为排毒。
还有就是每年端午,准备了高山糯米,
准备了土猪腊肉和酒糟咸蛋,用布惊草溶解的天然碱水,
然而,这碱水从哪里来?斫许多黄荆,
烧成灰,用这草木灰,用这草木灰溶解沉清出天然碱水,
再用粽叶包扎好裹有土猪腊肉和酒糟咸蛋的糯米,
这样咸淡相宜的粽子就成了。这是黄荆最好的去处。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