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安明:汉俳
级别: 三年级
0楼  发表于: 05-30  

安明:汉俳

汉俳
☞晚餐
慢吞吞地吃
许多个年头,飞离
到达这一晚
☞犬吠的夜
暮紧裹霓虹
犬吠声来自楼下
愉悦的安宁
☞流离
窗外马路上
车流如河,租来的
街上,轰响着
☞对坐
能带给你的
唯这空旷与沉寂
生活砍伐后
☞须臾
风温柔以待
搅乱的视听神经
洞穿你肺腑
☞物我
带甲壳的虫
将身藏在我脚底
无法踢出去
☞来生
求告如诅咒
避之不及的暖意
洋流托起你


级别: 三年级
1楼  发表于: 06-03  
☞太多标榜贫穷的现代诗人
修剪蔷薇时
应该剪去的花枝
☞一碗冰绿豆茶的凉意
死去了诸多
躁郁与暑气
☞鱼缸前
换一种观察姿态
又现许多情趣
☞对于注定的事
过敏的患者
尤为难耐季节交替
☞日常生活
彬彬有礼地
陷你于衰老
☞把你的街当作你的街
把你的路当作你的路
转身时微笑,记得你的柔软
☞轻易过去的
旧年的雪水
是今夏开在院中的月季花
☞城市充满拐角
千篇一律
只为引诱你前进
☞我还不能喊你的名字
她模糊的面容
还混在暴雨的水里
☞十几年前
令人发颤的回声
还响在虚白静室
☞突然现身的水杉
绕道远行的人
得了新眼目
☞哪里也不去了
出得门去
便似流云
级别: 三年级
2楼  发表于: 06-03  
☞诗是难得的疯癫
在你有板有眼的生活上方
摇曳的蓝色妖姬
☞这狗马市街的泉
绿肥红瘦底下
是前世的未亡人
☞昆明月季经过六天的长途跋涉
终于在经纬迥异之地安了家
一睁眼发现只我一个亲人
☞春花随春短
一气喧嚣之后
遍地伤感
☞梨树在表达快乐时
言词挂着泪花
便有了梨花带雨的娇嗔
☞六月上夏日渐盛
太阳抖动他华丽的羽毛
你将目光转向日益灌浆的葡萄果
☞你的影子里藏着童年
脉管里流着时间
皮肤依旧尽责地裹着余年
☞回忆带来迟来的小幸运
一条不知道名字的河边
河水湍急一如当日的我们
☞天使给每一个人秘密的馈赠
人们伸手接取时
常常忘记感恩


级别: 三年级
3楼  发表于: 06-04  

值得忏悔之事
远非几只蚂蚁
那样简单

莫要高估自己
榆树冠下的荫凉
并非有意为着你

偶尔躲角落里
哭上一会儿
并不影响她是个乐观派

手头无书可抓来阅读时
鼓腹而游
力求丰腴

遗憾没有去采摘杏子
感觉要错过了
今年的夏季

应该去爬一爬黄山了
苦于没找到时间
与可以结伴的人

即将毕业的这届学生
展翅高飞向天空
偶然谈论起你会不会微笑着面容

毕业的兴奋
冲淡了
离别季的伤感

今日溽热
窗帘呈现深海般的青绿
如同益友

想到了一本古书
小娘子换了男装
陪同夫君去船上与歌女喝酒

张君瑞说与红娘听
"怎舍得你叠被铺床"时
没忘记挂了前缀若与你家小姐同鸳帐

窗帘颈肩上的白纱
像极了待嫁的
崔莺莺

许久没见到蝴蝶了
昨日看到蜜蜂时
忽然想到

今日有闲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
不可捧豆不知所措
级别: 三年级
4楼  发表于: 06-04  

当你书写你的发现
少女的细腰以及她未及长成的一把好乳
哪里还顾及得到不好色人的想法

菜市场来了位漂亮的南方姑娘
这条消息在寒假的大街小巷里
风传一时

被困于斗室的小男孩儿
怒目看管者,说道:
"我不想再给你当孙子了"

看电视的老头对孙子说:
闭嘴!
别打扰我正在感动

孙子趁着爷爷睡着的时候
外出
迫不及待去寻找可以当孤儿的地方

有一次
老头子根据电视剧情
惹怒了邻家老太婆

天气太过炎热
他去露天烧烤摊
倒挂的牲畜面前狠狠地爱了一次国

墙角的两棵蒲公英
相互跟随着走了很久
才飘落下来,相爱并繁衍

那片直挺挺的白杨林
仍旧在记忆中颤抖、滴绿
那样美好

没有证据可以表明
没通过战争
他们却两败俱伤

再也没有那样美好的夏天了
你光着手臂
坐在新居的书堆边上

没有了方向感
蜥蜴在劫难逃
冷血已不足救命

即便是君临天下
以国为井
也无可拯救的爱情

睡得太久了
才发现
死也要争分夺秒
级别: 三年级
5楼  发表于: 06-05  

今日,沾沾自喜于
又一次以无邪
打败了敌友难辨的陌生人

住院部里的冷气
让人误以为
夏日已去

如果不是心疼钱
住院部将是一个不错的
可滋生一切的所在

他们在生死交替之所
建造吸引目力的花园
很算得是一种良苦用心

低估患者的医护们
以神圣的出发点
使得患病的人委身于他们

有苦闷郁结在心
寄望一场及时雨
褪去这包裹的紧身衣

看针剂空无般滴入脉管
思想和灵魂一样沉重
穿梭在峭壁林立的曲折峡谷间

我很想变卖点东西给她
准备出院的老太
和萍水相逢的我扯起她没完没了的家常

她平淡无奇中寻求的话题
如果有水管子
我想要拧开水龙头帮她清洗清洗

像认同痛苦一样
认同我们的生活
你认怂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树獭

不断走高的现代诗人
一本正经炫技的胡说八道行径
站街女子妖媚浮浪的笑

低迷火坑里的群兽
死猪般
翻着鼓胀的白肚皮

你的脾气越来越好
你的脾气越来越差
你可不指能望活到可控的状态

人们朝着不同的方向突围
无不
在同一片深海

鸟儿
如果也有不可归巢的羁绊
一定比你我更为狼狈







级别: 三年级
6楼  发表于: 06-08  

抗日时期
年幼的老爹被寄存刨树坑
小脚的奶奶左手牵着老牛

哥弟俩在田里采集玉米叶
子弹突然打在玉米叶子上
一阵哗啦啦响声

背着玉米叶回家的哥俩
被院子里的军人称作
二掌柜和三掌柜

坏心眼儿的人
冲着树梢头俯冲的轰炸机
“都在这儿呢,丢炸弹吧!”

老爹的童年记忆里
分不清国共
只知道南(北)边儿打过来的

南边儿打过来时
北边儿打过来时
小脚的奶奶都十分恐惧她深陷其中的兄弟们

军队过去
他和家人一起
去乡道上扫军车洒落的军粮

做了壮丁的爷爷胆小不敢吭声
胆儿肥的同伙倔强
“非送你们进老窝里不可”

爷爷被打成了右派
证据是在学校里签署的
一份集体同意书

奶奶说:
一天让吃一顿稀饭即可
别再让她跑乱了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