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木朵:八中日记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5-27  

木朵:八中日记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木朵 执行合并操作(2020-05-27)


  岸岸早早上学后,我吃了早餐,就去操场南侧的松树下晨读。读的是《杜甫诗选》。读到《春夜喜雨》,就在手机上搜索以前写的《杜诗制宜》系列中关于这首诗的评议。时隔多年,觉得那时抓住了主干,但纵深发展得还不够力度,而且枝叶也不够繁茂,有必要重写——当然是在原来两千字的评议基础上修订,从而延展出自己的更多认识;这种修订工作可能会对《杜诗制宜》的可读性产生积极影响,我希望自己在最初的记录上叠加一份更可靠的考察报告。实际上,我一方面无法容忍像《春夜喜雨》的佳作被自己评议过了,弄得另起炉灶显得不伦不类,另一方面,重写这个词提供了一个重大机会,我必须珍惜,不妨把此前的创作理解为一个序幕。所以,评议杜甫又是一次加塞,本来打算写评龚自珍了。希望六月份至少能写两个长一点的诗学散文。当前的环境和气候太适合创作。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05-17  
木朵:近期写作计划


  最近的感觉不错,疫情期间关在岳父家,大多数时间是用来做股票,做交易,思考交易心得,理解超短交易的精髓,花了不少时间,收益不错,这也是一条救命或改善生活的措施。但同时也通读了龚自珍《己亥杂诗》这本诗集。前几天写完了对韩愈的一篇评议文章(《进退之能量》),算是对韩愈公元820年从潮州平移袁州1200年纪念的一个回应。现在,在写的是对诗人周鱼一首诗的一个评议,也想在这篇文章中,兼顾自己对她近期创作观念和诗学风格的总体性认识以及期许,接下来要写的就是对龚自珍的一个评议,然后还有一篇诗学散文就是《为新诗二辩》,也在计划中搁浅了太久(开了一个头就闲置太久,找不到刺激),也得想办法把它写完。我觉得通过写作诗学散文,是可以打发一些交易后的闲散时光的,作为一个股票作手是挺孤独的,而且面对变幻莫测的市场,要反复调整自己的心情和压力,阅读和写作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减压方式,我也不想辜负诗神对我的期许,静下心来,读读写写,干一点活,为二十年后的自我回顾提供一些资料。
级别: 创办人
2楼  发表于: 05-25  
木朵:龚自珍有约在先


  昨天,在手机上看了BBC做的杜甫纪录片,又触动了我的心弦,今天早读(每天在八中操场早读约40分钟)的内容就是《杜甫诗选》。觉得杜甫的诗法与词意很难匀称得体地被翻译成英语,只能大致地意译吧。太好的东西啊,真想近期为杜甫的作品再写一个评议(但龚自珍有约在先)。安心读写,呆在八中这个院子里真的可以干很多漂亮活。白天主要是做股票交易,最近感觉也不错,希望接下来六月份的收益超级棒,有了经济保障,我可以写更多诗文。这两件事都因可以独干而不必涉及太多的人际关系,而令我倍感幸运。前周末,去商城买了子母床,打算接妈妈来八中这边住一段时间,这里早上和晚间的操场散步非常棒。窗外的树都长高了,也平添了幽趣,值得和妈妈分享一番。
级别: 创办人
3楼  发表于: 06-01  


  昨天,妈妈已经从三弟家搬到八中居住,希望她喜欢这儿的宁静以及这张子母床。早上她说昨晚睡得太香了,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六月会成为一个崭新的开端。我有好多东西要写,而且,股票方面最近操作得行云流水。在操场散步时,我会掰着指头跟妈妈举例说明了一年到头复利翻倍的威力,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复利游戏中的幸运儿。摆脱经济上的深坑之后,也许,诗艺望见的会是另一片丰茂的丘陵,会有另一种茁壮成长的气度。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