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聂广友:民主集:“整个下午从摇摇晃晃的棕色篱笆上砍下多荆的黑莓”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4-19  

聂广友:民主集:“整个下午从摇摇晃晃的棕色篱笆上砍下多荆的黑莓”




并不是所有的诗人都是越写越好,
金斯堡在自己二十九岁时写下的诗中如是道,
“美国,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停止人类间的战争,
用你自己的原子弹去揍(FUCK)你自己吧。”
却在六十二岁的诗中称“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
退步太厉害了,我喜欢金斯堡年轻时期的诗,
风格已成时期之后的诗,他的《嚎叫》总让人看不厌,
他的诗中强力地保有了那个时代的原型、原貌(的经验)
(也有我自己的时代),
像是一种原力,用了个人的心力,或曰心灵的忧伤,
没有了这个,他的诗就死了,
“整个下午从摇摇晃晃的棕色篱笆上砍下多荆的黑莓,”
噢,金斯堡,我热爱你!

2020.4.18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