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牧斯:那些天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4-12  

牧斯:那些天




那些天,他经常哭。
坐在医院的床单上。
眼含发亮的散光。
疲倦地要求我们,
我们也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他去世的前一周,
我们将他弄回了家。
那时,他还有某些自如。
我们去新田的小餐馆吃饭,
带他去镇里登录他作为革命老兵的信息。
那一刻,不方便下车的他
说:“我是还抵得呀。”
一回到家就大哭起来,
像八十岁的儿子哭给母亲听的
那种。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