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迎春花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03-30  

唐颖:迎春花

——这个春天或者若干个春天,
我必须说出!

未来始及终结,得到便是放下。
我自重的意识不够自卑(清醒)吗?
黄手指缠绕着羞耻——
偎依在那十字架上
和缕缕不绝的晨曦编在一起?

一枝一叶,一花一蕾,
在众目睽睽之下招展,那是招展吗?
那是春风悍然
不顾路途的遥远与艰辛,
献给自然黄澄澄的(礼物)。

用虚脱回应光的善解人意,
球形心抱屈着什么,在这里舒缓,
这样的荞麦也是忧伤的。

见迎春花犹如见我的君王,
我的裙子多么响亮呀,洁白又金色。
有我低沉又惊奇的咳嗽?

小蜜蜂跃入花丛,折断了小腿,
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伊人?
陌生人来到我身边,怜悯我,
清高者用不雅的余光打量着我,
(我是不幸吗)。

人类构筑的壁垒,坚固耐用吗?
贪婪就能击溃的是为无用!

我的愚昧随处可见
(我有魔的护身符)。
我有修长的欲望可以延伸,
我们称之为玉质的东西
在哪里沉睡,有它不可低估的部分。

有些理想是不可取的,
有些敌后是花园,我独享其中。
生者看似有情其实无意,
活着吃力但死去也不轻松。

聪明人是不可信的,
没有悔之晚矣的说法。
读懂一个人不如好好去欣赏一支迎春花,
花凋谢了,仍有香味可寻。

迎春花看上去有些弱智,
独自一人在哪里叹息,顾影自怜,
空旷下却有些朦胧的娇情了。

(我低眉的样子很是顺眼呀。)
我身上有我能嗅到的所有气味。
所以呀,我就在这儿,
我显赫起来并负有历史使命。

那么软的腹线是怎么练出来的?
明知道会失去,会重拾信心,
这一垄一垄的花草就不顺我意?

没有静中不善。过去也是虚无的。
求名不成退而求金(金在哪里),
我们是否结伴但并不授命于天意?
我来了便是我去了。

迎春花在和煦的春风中摇滚,
信赖我的眼睛愈加温柔。
我有知识,我那些知识会播种——

(比如弹琴,弹无琴。)
有人在过誉中得到了痛苦。
可能是迎春花开得迟的缘故,
我看见她也有一次泪流满面的忏悔。

春雨击在迎春花的花瓣上,
这是圣水吗?一滴一滴沾了灵魂,
浸润着我的深喉。
一迎而拒的花事就是那个暮春呀。

伊人,也是乘那架黄金的车錾
为顺势而诛心。
一个小小学童在换稚嫩的廊上,
竞技到了碧绿的撒谎。已是大憾,
又怎奈剔颈之交的光阴。

思念坠入草丛。是我吗,呜呜地招谁
(那空槛下干净的梵音)。
这春雨歇一会儿,
也把辫子上的白蝴蝶飞了。

(能辩出来雌蕊吗)?看起来是更寂寞了。
新绿,有些小兴奋的时候不多,
陶公算一个,为什么是阡陌
而非帝国坯胎?

还迎春花一个真的迎春氏吧,
过了白哺鸡竹的断桥呀,
沉默寡言的灰色流云款款北归,
救下一个顽童宿南厢。

我眼中的迎春花呀。
在这片小窗牖上晃悠悠的,
心披着众夜役赏赐给我的敞亮?

幽静是大自然的声音都能分辨识度,
把内心那些七情六欲的浊音
驱散并干净有力地触碰
一根过敏的纤尘!

惶惶落叶,憎恨都随我去了?
差些时日就要腐烂的春叶,
一层遮一层的悦诗风吟的
恍惚的忆中,在这幽灵般的行事中。

缩小版的我(一支迎春花的雏形)
发出可怕的木质的声音。
只道是太虚盈盈,人间又少了一茬?

2020-3

[ 此帖被唐颖在2020-03-30 12:59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