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王家新:诗五首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03-16  

王家新:诗五首





二月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
帕斯捷尔纳克的这句诗,
这几天不断被人引用;
它本来是一句关于幸福的诗,
却流传在一个不幸的年代。

铁一样的夜。
(似乎有人在摸黑下楼。)
而我睁眼躺在床上,如同躺在
黑暗船舱的一个铺位上。
我听着身边妻子平稳的鼾声,
好像就是它,
在推动着这只船
在茫茫黑夜里移动……

2020.2.13


放蜂人之死

老舍之死,维吉尓之死,曼德尓施塔姆之死
医生之死,护士之死,医生之死……
还有一种死是放蜂人之死——
说的是来自四川西昌的刘德成
他对面的山坡上是盛开的黄灿灿的油菜花地
山沟里则是洋槐花、苜蓿花,再往山里走
还有更为清香的野荆条花
但是路已封死,到处是红袖章关卡。他带着他的176箱蜜蜂
带着他的不同声部的合唱队(“再不张嘴,你都
不会说话了”,这位孤独歌手曾对人说)
绕来绕去绕到一个两省交界处
也无法转场。曾一起喝酒的村长翻脸不认人
抡起锄头要砸他的蜂箱
他快要疯了。他在山上喊出了最后几声
让老舍或莎士比亚也会吓一跳的末路道白
然后永远关上已无电了的手机
他的蜜蜂的合唱变成了零星的哀吟
他的蜜蜂的合唱变成了从人世间嗖嗖刮起的阴风
变成了那种最后从棺材上掉落下的
一阵稀稀落落的泥巴的声音……
他死了,死在一顶无人敢于走近的帐蓬里
死在一个最寂静的春天——
那里有着他今生所看到的最繁茂的花期

2020.2.25


李医生走了多日以后

李医生走了多日以后
他微博下面的评论区至今还在更新:
——早上好啊,李医生
——晚安,李医生
——你真的去拯救地球了吗,它能拯救吗
——李医生,北京又下雪了
——我已隔离八年了,岁月真他妈静好啊
——救护车好像也安上了消音器哦
——从明天起,我要跑到世界上最高最高的山上去骂人
——嗯,石头也快开花了
——老李,早点回来,要早点回来啊

李医生走了,永远走了
他微博下面的评论区至今还在更新
像是绝望门诊前每天每天排起的长队 

2020.2.27


跑吧,兔子

那不是米沃什在黎明前冰封的大地
遇到的兔子

也不是我在童年的麦地看到的
万人围剿的兔子

那是一只在一个万籁俱静的深夜
在一座封城三十天后的围城
惊慌出现的兔子

是一只被一道强光突然笼罩住,仿佛
从我们的梦中跑出的兔子

那是一只在车灯前拼命逃窜的兔子
仿佛要从屠夫的手下挣脱

是一个亡灵,受惊的亡灵
在被死亡再次追上之前
在作最后的一跃——

2020.2.24


闰年

今天,武汉的死亡数字在攀升,
而北京的雾霾更浓重了。
报纸的头版在赞颂“甜蜜的生活”,
而我们的悲伤,耻辱,愤怒和忍受
比帕斯捷尓纳克的二月
还多了一天。

2020.2.29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