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侯存丰:疗养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3-05  

侯存丰:疗养



那天,出去散步是再合适不过了。天气暄和,
浮云亮敞。细冷的风钻进了岩石堆里,又从
郁绿的松枝间逸出,融入冬日暖阳中。这昭示着
春之脚步临近了。我放下手中的勺匙,绕过
餐桌,来到窗前。光秃的石榴树仍孤零零伫立在
院中,但昨日的冰凌已从枝头消失,摆在它
两旁的木椅也已恢复生机的色泽。灰色的院墙
已然干燥,这会儿正迎接着朝阳的洁浴。站在
门阶下,举目展望,并接的房屋都敞开了门廊,
病友们已纷纷走出疗养中心的大门,往山腰游去。

我回屋围上围脖,也向山下走去。我走的是一条
小道,坡度陡急,砾石遍地。这与我命运的历程
是多么相像。一直以来我都在与自己的命运
苦苦抗争。像佛徒凭着毅力渡到彼岸一样,我也
相信有一道崇圣的光等着我去撷取。我努力了。
二十岁的时候,我在镇上的一所邮局里谋得了
一份差事。如果太阳倒转两年,你会在一张
安乐椅里瞧见我舒适的身影。但现在呢——我
病了。面色枯黄,不比身旁灌木丛中的落叶。
是谁不顾希望的呼唤浇灭了我的健康之火?
我能记得的太少了。我能说出的,只有那双眼睛,
焦油般的眼睛,那黑夜中的轻盈之光啊。即使现在,
它仍时时在我衰弱的神经上闪烁,尽管医生警告
说这会加重我的病情。算了吧,就让那山顶的
迷雾再次降临到房屋的窗户,我已习惯了独个儿
坐在床沿,不去看外面。那眼睛已离我很远了。

我把围脖紧了紧,顺手把两头掖进脖子里。
浮云不知何时积厚了,遮住了暖和的光线,
细风也似乎变得凛冽,刚刚出汗的身子一下子
冷下来。我决定回去,转身前,我朝山脚看了看,
还有好大一截路程。要是走下去,天黑前应能赶到。

2020年3月4日,练笔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