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博尔赫斯:阿里奥斯托与阿拉伯人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2-22  

博尔赫斯:阿里奥斯托与阿拉伯人

陈东飚 译[1]



无人能写出一本书。为了
让一本书真正地存在,
必要有曙光,暮色,世纪,
武器与汇聚而又分隔的海洋。

阿里奥斯托如是想,愉快地
舒缓心神,在闲暇时分
迈步明净大理石与黑松的道路,
做回那个已被梦见过的梦。

在他的意大利空气充盈着
梦幻,以众多艰辛的世纪里
烦扰大地的战争的形式
将记忆与遗忘无尽地编织。

一个军团迷失在阿奎塔尼亚[2]的
山谷里,被一场伏击歼灭;
那个梦由此诞生,内有一柄剑
和龙塞斯瓦耶斯[3]鸣响的号角。

那坚忍的撒克森人携他的偶像
与军队席卷英格兰的果园
历经险恶而困苦的战争,并留下了
一个有关这一切的梦:亚瑟[4]。

在北方的岛屿上一轮失明的
太阳将大海遮蔽,从岛上传来的
那个梦里有一个沉睡的处女
等候着她的主人,在一个火圈之内[5]。

谁知道是从波斯还是帕纳索斯山[6]
传来了那一个插翅骏马的梦
全副武装的巫师在天空中将它
驱策,深入荒无人烟的暮色。

仿佛高踞于巫师的飞马之上
阿里奥斯托看见了大地的万国
将它们翻覆的是战争的节庆
与年轻人不计后果的爱情。

仿佛透过一道黄金的薄雾
他看见世上有一座花园把界限
扩张到另外几处幽闭的花园
为了安赫利卡与米多罗[7]的爱情。

就像那些幻觉的华光炫彩
是鸦片留给印度斯坦的虚影,
贯穿《疯狂》[8]的种种爱情
呈现出一种万花筒般的混乱。

爱情与讽喻都不曾被他无视
就这样他梦见了,以谦逊的风格,
那座独一无二的城堡,在其中一切
(就像此生一样)皆为虚妄。

如同所有的诗人,机运或是
宿命交付给他一种奇特的境遇;
他穿行于费拉拉[9]的道路
与此同时也漫步在月球之上。

那些梦境的残渣,那些梦的
尼罗河留下的含混的淤泥,
正是用这物质编结起了
那座璀璨夺目的迷宫的线团,

那也是块巨大的钻石,足以
让一个人心甘情愿地迷失其间
深入靡靡之音回荡的境界,
游离于他的肉身与他的姓名之外。

整个欧罗巴失去了。凭籍
那门天真而邪恶的艺术之效,
弥尔顿[10]才能够泣诉布朗迪马特[11]
的结局与达琳塔[12]的苦痛。

欧罗巴失去了,但别的礼物
由浩大的梦赠给了那著名的族类
他们居住在东方的沙漠里
也在装满了狮子的黑夜之中。

一位国王,每到破晓的时刻,
就把他的王后献给不可避免的
弯刀,讲述这故事的是一部
悦人的书,至今魔力犹在。

黑夜般突降的翼翅,残忍的
趾爪之下悬吊着一头大象,
有磁力的山,它们深情脉脉的
怀抱将所有过往的船舶撕碎,

陆地由一头公牛背负于其上
驼起公牛的是一条鱼;驱魔的神咒,
辟邪的法宝与神秘莫测的词语,
能在岩壁上开启一个黄金的洞穴;

梦想这一切的是撒拉森一族[13]
他们追随阿格拉门特[14]的旗帜;
这一切,由裹着头巾的模糊面容
所梦想的事物,曾将西方主宰。

而《奥兰多》如今是一个微笑的
领域,它拉长那不可居住的里程
其中满是慵懒与闲暇的惊奇
仅仅是一个早已无人梦到的梦。

已被伊斯兰的艺术缩略成为
简单的学问,单纯的故事,
它仅仅是存在着,在梦着自己。
(光荣是遗忘的无数形式之一。)

透过泛灰的玻璃,又一个黄昏
不确定的光触摸着这卷册
而再一次闪耀又再黯灭的是
烫印在封面之上的另一种光芒。

荒废的客厅里那本寂然无声的
书在时光中旅行。多少黎明
被抛到了身后,还有夜晚的时辰
和我的一生,这场匆促的梦。


[1] Ludovico Ariosto(1474-1533),意大利诗人。
[2] Aquitania,法国西南部一地区。
[3] Roncesvalles,西班牙北部一城镇。
[4] Arturo,传说中的不列颠国王。
[5]北欧神话中女武士布鲁因希尔达(Brynhildr)被大神奥丁(Odin)判定一生囚禁在一座城堡中,在火圈中沉睡,后被西固尔德救出。
[6] Parnaso,希腊中部一山脉,希腊神话中缪斯居住之地。
[7] Angélica和Medoro,均为阿里奥斯托所作史诗《疯狂的奥兰多》(Orlando Furioso)中的人物。
[8]《疯狂的奥兰多》。
[9] Ferrara,意大利北部省份。
[10] John Milton(1608-1674),英国诗人。
[11] Brandimarte,《疯狂的奥兰多》中的人物。
[12] Dalinda,同上。
[13] Sarracen,罗马帝国时期叙利亚周边游牧的民族,后被用来指称阿拉伯人。
[14] Agramante,《疯狂的奥兰多》中的萨拉森族国王。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