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无声的披肩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02-13  

唐颖:无声的披肩


那无声的流,
挣脱了自己。搏击那厚尘?

他削足适履。
他在空气中满怀期待——

不要去沾那无上的荣光,
落寞,曲直,比暗难受。

有的占领,是无的扩张。
他的声音尖锐起来。

在穿过一棵凤尾草的披肩时,
风掠夺了它的诉求。

夏季的空景,那只
百灵鸟的慢将载入史册。



他得了鲜红的强迫症,
亦染上了离群索居。

土豆选择了目不斜视,
在一块平整过的荒坡上,

又回到了原初的圆茎。
水镜在那诡异的环中——

非常美。有的树高过鸟,
白天低于黑夜的名声。

桠在枝上,鱼翔浅底。
一个之无的无声的他——

荒诞无稽又是何等的威风。
凛冽的口哨上,

那一个他,在芦苇的
热望中,死去。



日光诱人,它引诱蝉
为之鸣唱,为自己。

机械却把生者和死者铲掉,
哦,铁矿石的慈悲。

什么是呼救的远东?
界埠的边缘,沦陷之井。

有热气涌入。每一口
如鲠在喉。地火倒灌。

那些矿脉是矿脉的总和。
他抽干这个,地球将缩小。

微妙的触及,一个他人的
无声更加无声的分流。



他造就了无声的堕落,
樱花的芒花在夜里晚婚?

那阶石,那阶下囚,
那拈花惹草的人,

盲从了这个他的谬论。
没有臆造,世界将大不同。

某种尝试,新鲜的宣泄,
我之他将无声藏匿。

那无效的战鼓,像魔镜,
在摆脱人像的虚无。

正确的错误复述者的统帅,
在啼血之初学会了修辞。

音乐会所发出的无声,
在更加精巧的红燕子舌尖。



自我虚张声势,他是
这个世界的造势者的乐园。

谁空洞得要命,虚无
得到的虚无,会更精湛。

摆脱人之烦恼,却得到
更多烦恼,如大火吞噬小火。

一个观念的二个反面,
大海是蓝天,蓝天更加大海。

静坐可速朽,精神亦物质。
唯心论难道不是唯物论?

他是我之他,或你之他?
灭亡意味着新物种的起源。

超级沦为平庸论。真理的
艺术是更加惶恐的艺术。



我之他附体他之他,
光明就是那颗滚烫的心。

当迈进一步,这一步亦是
那一步的追随,即陷入。

他大意,一种比防御力
更防御力的情绪漫延。

猫头鹰观察他的光晕,
直至衰老事物的,暗出现。

来到他背景,把他埋得
更深、更精准的穴中。

他不是无神论者。影子
从多个角度穿透他,似箭。



本体论后,瀑布之宽
是明亮之宽。那些水花

在不甘寂寞的人手中,
水花是火花,爱的苔藓。

山中,层次分明的山中,
会怎样对待空中雏鹰。

小心移动,如同一个黑点,
这山与那山交出的影子。

他颅内,一种原术创造了
另一种原术。惧怕术比

原术更荒诞,没人敢信。
那分歧因子视之如草芥的

专用术语,在无声中
不满。一个潜无能的转换。



他无需放下屠刀,立地
成佛。而刀锋总会怠工。

词是影像,在捕鼠器中,
河流像磁带,环形礁石。

一个空中盘旋,形成小宇宙,
闪电一样的搏击运动。

自由落体会破坏自由落体,
在两个平行的世界里。

一颗流星不比一群流星
蠢笨。滴水可掀翻巨轮。

日月无声,无数个轮子
合成为一个轮子。

在这里发声,又不在这里,
像一个陀螺的鞭子。



他的自由是自由的,
他是无数个天体的总数。

遍体鳞伤,日夜兼程。
同一个山谷,或更高的维度。

他活在棱角分明的世代,
他的世代不代表任何世代。

当个体拒绝承受而被迫
无声,将成为无声的截流。

无声之无的立体,
立体之上的立体,相交、

重迭,明暗的调和,二个或
无数个世界的双关语。



高级物种的血液,并不比
低级物种的血液透明。

基因和神经元都连接了
虚无。当虚无成为种的延续,

回到人中,那巨轮会创造
一个更大的天体的漩涡。

其乐无穷,创造在运行,
如同痛苦不会放过悲泣。

一生矛盾的人,这些或
那些都是正常的流动。

一个时间段内,是能量的
聚集、重组、或散失。

谈论一个人,如同谈论
两个温柔的他人。

十一

闯入大脑那网状的虚线
没有终点,也无起点。

蛹为自己,让我之他、
你之他、他之他旋转。

交代一首坏诗、臭诗,
他人都会为自己据理力争。

那放弃为自己辩护的诗
将获得无上的荣耀。青山

设置关隘,白云变乌云。
拼接不会生成第三个世界。

逝去的意义,存在的意义,
他当竭尽所能服务于自己。

在他处谋划那糟糕的把戏。
越过丛林,河畔觅食。

十二

一群理论家并不比理论
高明多少。小沙砾大乾坤。

庸才和天才。唉。他想。
思维触手远比章鱼触须灵敏。

几何图形中,他是圆柱体的。
在思维活动中,他是什么?

他什么也不是,搁浅
尘世,遇到了风浪和无耻。

他有可能像极了抒情诗。
下午清醒,那些草是活的。

他行为怪异,为掩人耳目,
子弹穿过腐朽的岩壁。

他宗教是有情景模式的。
自信有多重,就有多巧妙。

十三

可怕的教诲,喉的
深喉,远比大海深渊。

他人的哲学是线条式的,
也是块垒式。

在第三维空间为名誉
去手刃那手无缚鸡之力

但同样手刃他人的人,
癞蛤蟆也游上了秋岸。

色、空吵嘴时,衣衫和鞋带
在谩骂中度过了余生。

他信仰受到了质疑,
呆雁得到了应有的奖赏。

对一个世界的使用和召唤,
并非感化而是对抗。

2019-8-26

[ 此帖被唐颖在2020-04-29 10:28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