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张永渝:可怜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19  

张永渝:可怜




同在蒿莱间,三十年的交际
二百次相聚
他以为这就是友谊。
可以登南山以小边城
看电厂的白烟牵一匹
精瘦的骆驼——向北
变成一只暹罗猫。

小鸟会冻死从枝头坠落
也不曾觉得自己可怜[1]

而他不是野生动物
不是翩飞的鹪鹩
不为人用的他自觉微卑
如是,劳伦斯的诗句并不适应
他绞结地期待。


注1:详D.H.劳伦斯诗《自怜》。
2020.1.18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