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邹波:惠特曼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16  

邹波:惠特曼


  

我曾经多年
仿佛春夜里进入美国,我仿佛听见
短促地,一发发电报,是天上的鸫在走
独立碑前平平的水
四溢一寸脚趾冰凉的救赎、
像珍妮或阿甘
我推送,重逢的人海

当我真涉足美国
夏末的九月,粘在沥青路上是乐高小人的警察
抵抗一脸波纹的美剧表情
向街心驱逐惠特曼的遗孙
尽管什么话都插得上——
从最宽的罗网,到普世价值
对着星条旗伏在石头倦怠
文明已尽了力、已月朗星稀了
法令纹也重生了

你刮脸之后的气泡却还顽强地漂浮着
装着月亮、性爱、贫穷与树间的花栗鼠
百老汇、曼哈顿仍是你农田
格林波特仍是你清澈平坦的尸体——
灵魂携它正当的行尸走肉
每个人从儿时同性爱的灌木
长出巨人的胆怯,
有的犹未长出脑海一片血栓的真容颜
恐怖骡子多年复仇的一踢,又一踢
鹰的羽毛落地、又一地
一粒精子风干在竞选吹胀的圆里,又一粒

惠特曼呀,不反对美国的只剩真空头盔的你!
很少美国人还懂这无氧呼吸
全人类朝平常抱怨的日子奔去
恰似平衡了你宇航员的纵欲
让生活流过松弛的宇宙
至于你的韧劲——厌恶着纯洁
你的美国理想——不落入任何初夜
我无从怀念,却颇感救赎
也仿佛只有你,惠特曼
能使我仅仅是空想着美国

(Henrietta, NY)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