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木朵:答明迪“关于生态诗和南方诗歌的小问卷”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09  

木朵:答明迪“关于生态诗和南方诗歌的小问卷”



      
  1.你是否出生、成长、或者现居住于长江边?离你最近的河流和山脉是什么?你所处的地理环境对你的写作有无影响?      
  生活在秀江两岸,日夜注视着不倦的河水,逝者如斯夫,眼睁睁看着它流入赣江,并汇入长江。它的水系上游或可追溯至武功山脉。韩愈有言“莫以宜春远,江山多胜游”,江西文脉流畅,不知不觉把写作中的我的人(我的化身)也当作这山这水养育的健儿。

  2.长江上中下游有一条古迹线,从史前文明、古代文化、到现当代发展,你认为长江文化在人类历史中有什么特出的成就?  
  屈原《楚辞》是关键成就之一。而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杜甫《登高》,尽显长江之风流。

  3.自然界的山水草木昆虫等等、以及气候变化是否给你带来灵感?或者是书本知识给你更多灵感?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异曲同工,得其一,即能灵感倍出。  

  4.你认为生态诗与山水自然诗有什么相似和差异?你是否写有关生态问题的诗?你如何定义“生态诗”?
  山水诗足矣!“生态诗”恐怕带有疗伤的诉求,求得平衡,摆一个姿态,或可谓“看山不是山”的诗意周转。    

  5.你认为中国当代南方诗歌有什么特点?你心目中理想的“南方诗歌”包括哪些要素?南方诗歌作为一种诗学概念是否成立,你是乐见其成,还是抵制,或是不屑?如果你是倡导者或支持者,请谈谈你受到过哪些来自内心或外界的阻碍?前景如何?
  1990年代初,就读于江西大学,白白诗社同仁倡导“南方诗歌”,但毕业后不久,基本上就不以此为紧箍咒或镜框,写作时不设挂碍与主义。南人北相也可观。比如问陶渊明写的是不是“隐逸诗歌”,估计人杰不会搭腔,更别说冠之以“南方诗歌”。

  6.诗歌写作上谁对你影响最大?你希望你的诗与谁呼应、或者对话?  
  杜甫、陶渊明亲同父兄,卡瓦菲斯、史蒂文斯情同手足。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