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王彻之:在新城区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04  

王彻之:在新城区


  

当我们心灵的针尖再次从立交桥
溃烂的肌肉下纫过,这海滩的一隅并未好转。
贫穷还在那儿,它的学生,
裹着烧焦的棕榈叶色头巾的
中年寡妇,蜷坐如一个雨中的谜语,
差点儿被五十欧分解开,几乎要说出“你不会——
被我吃掉,” 而你,斜视的眼光如同
一片口香糖,黏在她下水管道般的结肠里。  

海的无影灯在海面驱散影子,
灯塔将它的手术刀竖起,迎向漩涡的小腹
使游轮缓慢地,犹如夏加尔的巨婴
浮现在视野之中,她周围,黄狗吠叫着
给远方的拍卖品竞价,而风轮草推敲风的口气
故意拉长巴士的弦外之音,它粗哑,狭窄的喉咙
缓慢地吐出街道蠕动在我们身后的诗节,
每英尺的地砖都给面积同样大小的忧伤加覆。

尼斯的山脉,用阳光舔着它的齿龈,
而雨狂烈的麻药镇定排水厂的神经,
以地中海隼的灰色骨粉填满帕勒永的河床,
对于那些充满好奇心的,在烟熏的风中
垂涎油光流溢的街区培根,把教堂的黑焦糖
洒在山丘布丁上的有神论者来说,
简易房是外省游民的龋齿,贪婪而必要,
不应该被观看,按照习俗我们将瞎眼。

2019.5.2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