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王彻之:悼W.H.奥登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04  

王彻之:悼W.H.奥登




头脑的统治崩溃
像厄尔巴岛的火山灰,
双眼的铁幕拉下,目光
也随之败退。在九月,
穿过维也纳舌头的晚风
不再与教堂的钟声押韵,
街道焚毁杉树的选票;
灵魂宣布,他身体的计划破产了,
而他牙齿的各个时代
根基都已经动摇。无人叛变*,
更没有抗议,他死去
在关于他的死的意识里。
而那意识已经过期,
它签署的文件被另一个他撕碎,
尽管他们彼此熟悉,
如同拉琴者和琴弦,
但现在他的精神静静地躺在
他对象喷泉的殆尽中,
如此完善,恰似一个谐音。
他就像方济会的管风琴无人弹奏。

2019.3.7


* W.H Auden, “In Memory of W.B. Yeats”: The provinces of his body revolted.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