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刘振周:蒴果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01  

刘振周:蒴果




——我将拥有一块蓬勃的土地,种植白鹤和野牡丹;
我的野外,从阳光进入林间开始
每年都重返国道北面的小路,进入心灵的幽静。
蒴果被硬得发黑的壳包裏
等候适合时刻,张开,或以微小爆炸
宣告成熟——是的,已经准备好拥抱这个世界。
——我祝福这样的事物
亦如清澈、晶莹的露水滑过
太阳还未升起的早晨,润湿,饱和
如世界之初,从混沌之中诞生
很多词语如田地的嫩芽,本质,天赋的降临
直到农夫点燃稻草,建立秩序
之后燃烧的野火——狂妄,热气扑面而来的
从黑烟逃脱的白烟
就是一颗颗进入深冬的蒴果
自灰烬之中发芽,浴火,重生
而我内心的图腾,竟然是死而复生的蚱蜢
它们的魂魄
从草丛袅袅而上
谁也不会在意大地的芸芸众生
苔藓抱紧石头——那是生命最后的栖息。
——是的,我也祝福这样的事物
意志坚定,精神猛烈
——在失去土地之前;
田野上的野红椒啊,那个(觉醒的)披上血袍的背影。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