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刘振周:米字叉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01  

刘振周:米字叉




蓬松的刨丝散落一地,熟悉的木香
弥漫着碳(元素)的气味(?)——不,那不是金属
也不是顶梁柱,只可能是尊崇的某种意志
抵抗瓦片的堕落以及重力。
当渐渐靠近,将视线
落下木头的年轮
总会浮现隐性逻辑——曲线几何学,无花果与园艺
无不暗示事物内部的秘密——数学,无机物——
墨线,在视野延伸——
雕刻师手中的斧头咣当咣当在响——
我也开始处于浮夸的蓬勃,但我愉悦
创造力,自我(艺术)的激荡围绕着我
这光滑的木头——必然联通无数河流
并汇聚为独一无二的结构力
——而铅笔绘画的米字叉,理性、精准
但是日常叙事又难以拒绝平庸
艺术家与拖拉机手也在重复彼此的活计
世界之轴,交叉路口——条条路都可以通往博贺港?
因此,我如此着迷木材肌理
可塑造性远远超出拥有的知识
(也是我的局限,诗的局限)
亦是想象力的象征和形式之一。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