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冬至纪事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9-12-23  

唐颖:冬至纪事



凌晨,枫树上的火红都落了。
他也哭了,他把这一年的压力
和委屈都释放出来了。
为了明年的春天更加翠绿,
丰盈,饱满,圆润,热情,
这些来自大地深处的声音
终于可以离开枝头重返地球。
他们将在几小时间内
被环卫工人清理、打包并
让一辆红色环卫车运走。就这样
他们让他见证了光的嬗变。



冬至,她准备了鸡肉糯米炒。
六点。亲人陆续从四面八方回来了。
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
从马路对面的那条白色小巷子
冒出那一头爆炸性的红发。
那是她多年梦寐以求的愿望。
此刻,她把糯米饭盛好,端到
每一个人的面前。六点四十五分,
有人敲门,一下,三下,五下——
越来越急骤,越来越响亮——
屋内,刚刚还是热情洋溢的气氛,
一下子沉寂了下来。



远渡重洋的他准备回家了。
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在下午
六点之前抵达。可是由于航班延误,
差不多晚了整整一个小时。
公园里静悄悄的,他糜烂的日子
即将随寒冷而远去。所有的落叶
都假装原谅了他,惟有一只
蜻蜓立上他的额头,在他眼睛里
柔情蜜意,并劝慰他冷静下来。
层林尽染任由他观赏,没有
任何声音却胜似有一个绝对的声音
在对他说:人回来了就好。



讲述他的人早已白发苍苍。
故事始终没有讲完。
悬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头上
像一把利剑。听故事的他们接着讲下去,
一个没完没了的黑白圆环,
无论他从那儿开头,
最终都会回到起点并重复
昨日那沦陷为明日的年轻光阴。
她深爱其中而不愿从故事的
结尾跳出来以期望得到崭新的生活。
他解开那曾捆绑过自己的魔法绳子,
像一头座头鲸那样跃出水面,
时间之花将再一次赐予他桂冠。



那条狭长的巷子已平整得
像一块块他的黄褐色的胸肌。
那些庞大的铁家伙碾压着他,
让他喘不过气。在他胸肌上觅食,
一双熟悉的眼睛总是对望着她。
她努力回忆也回忆不起来了。
他是谁?为什么这么熟悉又陌生。
女儿在栅栏外喊:妈妈,快回来呀。
风在她耳边一遍遍重复着这样的呼唤,
她听不见,因为她心里只有他一一
在这块平坦的胸肌上必将矗立着
一座座摩天大楼。没有人提起,
从重返故园的那一刻,她围绕着他,
就像花儿围绕着蜜蜂一样。

2019-12-23
[ 此帖被唐颖在2019-12-24 08:14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9-12-23  
作好准备=做好准备?,早以=早已?,其中他/她我感觉到有点混乱,问候兄长!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9-12-23  
回 1楼(吴宇) 的帖子
    0k,谢谢你的建议。但你对他和她混乱一说过于笼统,我并不认同你的观点,倘若你能说出你的关于“混乱”的理由,我倒觉得我会考虑接受你的建议。一首诗的生成,并非为所有的读者所提供,每一个人的生命长度、宽度、厚度都不一样,对诗的理解能力也不一样,从而写作的能力与水平也有所不同,关于你近期的几首诗,我觉得进步了不少,但任何事情(包括对诗的表现形式)也应该有所期待,诗决不是一个投机取巧的行为。我这首《冬至纪事》来源于生活的真实写照,少有欺骗性的语言,通过阅读诗人的作品,可以了解诗人的为人处事方式以及性格的特质,一个人的情感世界的真实与虚伪很容易从其作品中反映出来。
[ 此帖被唐颖在2019-12-24 13:19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2019-12-24  
关于此诗的说明
   因某种巧合,冬至日这天恰是我儿子考研的最后一日,为等这日的考试差不多用了一年的时间去复习、阅读和单词特训,这是我作为做好一个父亲的心酸感受,这或许也是儿子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日。在我去接他回家的路上,他姨电话说做了鸡肉糯米饭,这就是形成此诗的因子,但光有这一点材料的鲜活恐怕还不行。在我常去的公园里,有二排红焰似火的枫叶,但在冬至日前差不多就掉光了。途中见环卫工人紧张有序地清扫落叶,他或她的丈夫或妻子也许正在家里期待着什么,这就是我写此诗的意义所在。还有诗中暗示的所谓拆迁,这本是一个宏大的问题,但我把它处理为一个她和一个他的故事,这种双重标准在我的心里产生了浓厚的共鸣,诗在内心深处慢慢生成,像一粒诗的种子那样迅速发展成为拥有这个价值与匮乏的时代背景里,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深陷其中但又可以自拔出来,成为个体的差异而存在。他与她只是一首诗中的两个特殊主角但又是现实中的普通人物,读者只有把诸多因素考虑进去才能发现诗之所以写成这样决不为了迎合读者而作,除非你恰好经历过这些!
级别: 创办人
4楼  发表于: 2019-12-24  
回 3楼(唐颖) 的帖子
“一个绝对的声音在对他说”,说的就是诗乃神授吧!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