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安·卡森:于是客厅之门再度关闭一切噪音就此消失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9-12-14  

安·卡森:于是客厅之门再度关闭一切噪音就此消失

得一忘二 译



要想找出一条路进入自己的记忆深处,
(亚里斯多德强调)
联想原则很有助益——
“从一步很快地过渡到下一步:
例如从牛奶想到白色,
从白色想到空气,
从空气想到潮湿,
然后就能回忆秋季,假设那就是某人试图
忆起的季节”。
或者,亲爱的读者,
让我假设,
你不是想回忆秋天而是要追忆自由,
就得靠自由原则,
那曾经存在于两个人之间的,小且野蛮,
如所有原则一样——但这原则含有怎样的规定?
如他所说,
痴愚也可能变为时尚。
那么很快地一步
就过渡到了下一步,
例如从乳头到坚挺,
从坚挺到开房,
从宾馆房间

到一个出自他信中的词句,那天他在出租车里写信时
正穿过
他妻子,
她在对面的街边走,没有看到他,她当时——
我们称之为道德历史的万事流转,其安排
就会这么机巧,虽说它们若非写在水上,便不会
真的能像数学命题那么整齐干净——
正在去法院申请
离婚的路上,而他信中的那词句类似于
真想尝尝你双腿之间的味道。
这之后,借助于完整的神授的智力,亦即
“对于词语和事物的记忆”,
一个人得以
回忆起自由。
那是我吗?灵魂哭喊着跑了出来。
娇小的灵魂,可怜的茫然的动物:
谨防亚里斯多德的话,他说这创见
“总对求知与人生有益”,
但亚里斯多德可没有丈夫,
几乎没提到美,
他试图回忆妻子的时候很可能是很快地
从手腕过渡到奴隶。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