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刘义:晚歌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9-12-13  

刘义:晚歌

删除的海,垂直于清晰的夜晚
欲念压缩,波浪从彼此的体内开裂

合奏一对幻象的眼睛

合璧亦碎成岛屿的分灯。

但我们还在爱的迷途中逡巡
欢愉的瞬息,就意味着告别。

激情的烈焰,欢快的阴影,骄傲的论辩

交织成海岬与山川绵亘的永隔
都被时间的回车键清除……

我们在追寻的开始中结束
我们在上升与下降的光中松手。


[ 此帖被刘义在2019-12-13 21:44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2019-12-13  
上次回帖说了同心圆的问题,今天说说平行线的问题,就是说诗歌的起承转合,在递进的过程中这首诗偏向于多个意象的平行发展,也就是说,分不清侧重点,都比较匀称,好像每一个意象在组织的时候都做得比较光滑,打磨得比较精致,那么,意象单一独存的那种状况有所忽略,演变、递进、转换的过程中交代得不是很清晰。很多个意象平分这首诗的份额,显得每一个意象都不是很重要,不是很突出。同时,还有两个很值得关注的细节:第一,就是采用这种意象的时候,将感觉的抽象化,比如说,选择像海、岛屿这样一些相对比较实体的事物来对应感觉世界的一种情绪,这样的话,就有一点大而无当,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它们不是你生活在一个内陆城市的那种随手拈来的近旁事物的感觉,你用比较空泛的离自己很远的非关当下生活经验的一组意象,就会显得有点不真诚,这个问题要怎么解决好?第二,诗歌中有好多这样的句法结构,就是“在……中”、“体内”之类那种位置或空间的短语,显得比较多,就是说你的诗歌也是在很多平行空间里同时展开,你不是在一个单一空间里进行移形换位,看来,多空间的并置这个问题,要好好琢磨一下。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9-12-14  
引用
引用第1楼木朵于2019-12-13 22:18发表的  :
上次回帖说了同心圆的问题,今天说说平行线的问题,就是说诗歌的起承转合,在递进的过程中这首诗偏向于多个意象的平行发展,也就是说,分不清侧重点,都比较匀称,好像每一个意象在组织的时候都做得比较光滑,打磨得比较精致,那么,意象单一独存的那种状况有所忽略,演变、递进、转换的过程中交代得不是很清晰。很多个意象平分这首诗的份额,显得每一个意象都不是很重要,不是很突出。同时,还有两个很值得关注的细节:第一,就是采用这种意象的时候,将感觉的抽象化,比如说,选择像海、岛屿这样一些相对比较实体的事物来对应感觉世界的一种情绪,这样的话,就有一点大而无当,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它们不是你生活在一个内陆城市的那种随手拈来的近旁事物的感觉,你用比较空泛的离自己很远的非关当下生活经验的一组意象,就会显得有点不真诚,这个问题要怎么解决好?第二,诗歌中有好多这样的句法结构,就是“在……中”、“体内”之类那种位置或空间的短语,显得比较多,就是说你的诗歌也是在很多平行空间里同时展开,你不是在一个单一空间里进行移形换位,看来,多空间的并置这个问题,要好好琢磨一下。




感谢木朵先生的建议,尽力调整。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