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阿尔达克·努尔哈兹:悬崖上的风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9-12-13  

阿尔达克·努尔哈兹:悬崖上的风

G.阿汉 译



“如果我身体上能感到似乎自己头顶洞开,我就知道那是诗”
   ——E.狄金森




I
终于跨出自己一步,原野
内与外并立,沉浮无限的空间
一处是天眼,漩涡的感应 
                                                        
另一处是路
(白纸上的词逐渐沉没似的诗句在黯淡)
 比黑夜更黑的足迹在召唤

叶子早已凋零的枯枝上
窝着几只黑鸟
拂晓前的黑暗中树顶开始骚动
黑鸟来回飞掠
雪地上到处是漂浮不定的阴影

突然推开窗户似的
挣开眼睛
疯狂的太阳底下站着几位
中间冷笑的就是那一位
充满爱的一滴光造就的尘世
从泥土欲试发芽,
黑暗中的黑跟着起步飞来

荒废的田野被秋天蔓延的野火吞蚀
从历史跳出来的一群孩子在街上
踢着向日葵在喧闹

骰子掷过去,翻滚出的路
走到了岩石脚下
黎明时我从空无的池塘中
游出水面似的醒来
         
石墙出现的裂缝间
风透过来
习惯生活在手掌心中的人们
暴露在公海上
从垃圾箱悠悠升起的浓烟
掩盖了走过山坡的游牧者
爬到时间天平上的人们
在深深的眼窝可以装几升土
 
渗入到酒中的毒
也有属于它的时针
如果钟声不按时鸣响
玫瑰的花瓣是不会芬芳的

近处是草原,远处是海
快要梦断了的骆驼队在前行
头顶上是白鸽
浪涛中的醉舟激流而上                 
深渊中,心灵涌向漩涡  
                           
我们围坐时间的火取暖
秃鹰们围绕我们的天空盘旋
林中的空地上两只松鼠
在拿一只果实出气
有时昂起头来
向阴影笼罩的树林张望

把迷雾当作盾牌走来的日子
沿着谎言之路行军
一身穿黑依的人,不等红灯熄灭
鲁莽地闯马路走了过去

有人把河底拣到的卵石
扔到了远处
地平线外的尘土报一声回荡
我在空荡无声的房间
玩纸飞机
倾听心中的鼓声
梦中父亲随手关门出去了

从火星传过来的照片上
有人在冲浪
手掌心中集结的台风在
加速
谁把自己想象成孩童
黑板上的词便是
阳光中的蝴蝶

街上走过来两个人
一个变成了影子
低飞的乌鸦向憔悴的森林飞去
处在荫蔽和空虚中的我
敲响了严冬

追风筝的孩子们
遇到了多雨的季节
黑夜出远行的人
走上舞台
台上出现的是哈姆雷特

灯在摇摆
我也在摇晃
黑森林突如其来的风
开始震怒
滑过冰面的笔尖上
刮起旋风
抬头,灰月亮悠悠落下 
                                                                                 
被黑夜牵着离开的群星
不笑,不哭
从墙上的油画落下的油墨
像一张苍白的脸
但比黄昏时的阴影更加变浓

心不断地击鼓,听
是否有人在敲门
雪花突然飘落下来
希望 ,于无声处
街灯静静熄灭


II
波涛不断侵袭山峰
浮出海面的忧虑
是封闭在盲眼中的黑暗

2012.8.13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