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臧棣:窄门开花,或迷迭香简史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9-12-11  

臧棣:窄门开花,或迷迭香简史




肉身和精魂需要偶尔分离一下
但却无法分离的时候,
可以把它的香气使劲吹进
你身边那些看不见的时间的缝隙。

袅娜到这一步,其实也才
算刚刚入门。世界太麻木,
定力不够的话,缥缈就会欺负缭绕,
用云雾架空人生的虚无。

发疯前最后残留的一点理智
让奥菲利亚挥舞着手臂,
将新采的迷迭香花瓣洒向
那个丹麦王子,还不说明问题吗。

一个请求,伴随比蝴蝶的翅膀
还要美丽的煽动,经过它的传递
已精确得像呼吸涌入肺腑——
如果不能因爱而名,命运还有何意义?

或许最纯粹的你,才是它
想功夫的那个对象:任何时候,
爱的记忆都胜过死亡的阴影
对生命的污染,但是否走远也很关键。

稍有偏差的话,受刺激的神经
便会堕落成一阵午夜的尖叫。
将它插入马头琴,你的惆怅
会突然变得比万古愁还要嶙峋。

           ——赠高春林

2018年7月,2019年12月19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