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楼河:五个青年在跳舞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9-12-11  

楼河:五个青年在跳舞




五个跳舞的青年应该只有二十岁,
因为我听他们说到:“反正还有两年才到头。”
他们在田径场里练习跳舞,
手机当音响,用粉笔在跑道上画了个
长方形,跳一种民族舞。

当时是晚上,田径场看台的顶部
照明灯在看台下制造了一片阴影。
他们在影子里跳舞,四个女生和一个男生,
那男生身体很瘦似乎还在发育,他的
黑色羽绒服裹紧身体让他显得更瘦。

天气有点冷,他们的
动作并不激烈。两个女生和那个
男生跳舞,另外两个女生在旁边大笑,
可能他们的动作太慢,缺少幅度,
看起来像老年人跳的广场舞。

男孩跳得最认真,紧跟音乐的节奏,
两条腿不停交叠、松开、左右转动,两只手
手掌张开,在空气里划动,像要挡住光
照到他的脸,黑衣服套着黑裤子
让他瘦长的身影像个灵活的木偶。

动作并不复杂,程序也是固定的,
对身体的肌肉没什么要求,只要熟加练习
动作就可以变得自动。事实上
公园里有些广场舞就是这么跳的,
只是没有他们快,没有那么害羞。

旁边的女生在笑,正在跳的两个女生
也笑。只有那个男孩唠里唠叨,
让她们看自己的动作,像个耐心的师父。
他在教她们写作业,他们是艺术学院的舞蹈生;
他在讨好她们,认真得仿佛没什么情愫。

几个女生比他更胖,衣服松松垮垮
他们的动作和身体也仿佛
就要散架,腰身和双手甩来甩去,
仿佛要把自己扔进垃圾桶。但她们
却在笑他,笑他跳舞像个老祖。

他是她们眼里的一块肉。但显然
没有任何肉是冷静的,他跳啊跳,跳热了
身体,也跟着她们笑起来,
像不会喝酒的人喝了一杯酒,于是四个女孩
笑得更大声,笑得弯了腰,撒了一地珍珠。

他们的队伍散了形,就像角色扮演的
游戏进行不下去,三个跳舞的人失去了节奏,
五个游戏角色被人破了功。他们的舞蹈
因此变成了另一种类型艺术——
充满暗示和象征的仪式传统。

鸟鸣或求偶,《诗经》里的第一首诗
让他变成一只雎鸠,而她们变瘦,瘦得
适合被求偶。他们的舞台应该
转移到树下,舞姿应该加一点滑步,而那男孩
应该被波浪呛上一口。

他们不跳了,舞
像脱下的衣服,在田径场低伏。他们
也不发笑了,话说得越来越露骨,浑话连篇
像已经喝了好几壶。如果是白天,
也许可以看出他们脸色通红。

我应该是唯一的观众,二十米的
距离也许是条水沟,轰隆隆的,
我在噪音里辨认他们笑声里的一丝愁,可能,
跳舞前他们就有某种担忧,而跳舞后
暧昧消除,反而一无所有。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