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伊丽莎白·毕肖普:纪念物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9-12-08  

伊丽莎白·毕肖普:纪念物

戴玨



现在你能看见那纪念物了吧?是木制的,
挺像个箱子。不对,建得像
好几个箱子,从大到小
一个砌在另一个上头。
每一个都旋转了半个圈儿,
角儿都指向下面那个
的侧面,角度相互更替。
而最顶端的方块儿上面设置了
一块饱经风霜的木头,隐约一个百合花饰,
长长的板条花瓣,钻了奇怪的窟窿,
四边形的,僵直的,像教堂里的东西。
四根弯曲的细竿子从那儿弹了出来,
(像钓鱼竿或旗竿一样歪斜)
上面悬挂着拼图作品,
四条粗略削过的点缀物
搭在箱子的边缘,
垂至地上。
这纪念物三分之一对着
海;三分之二对着天空。
视野被调节得
(即视野的透视点)
这么低,没有“很远的地方”
而我们在视野中很远的地方。
由狭长、水平的木板构成的海
在我们孤单的纪念物后面向外伸展,
它长长的纹理左右交替
有如地板──点点斑斑,聚集的静止,
一动不动。天空与之平行,
是栅栏,比海来得更粗糙:
碎裂的阳光与绵长的纤云。
“为什么那奇怪的海不作声?
是因为我们在很远的地方?
我们在哪儿?我们在小亚细亚,
或是在蒙古?”
       古老的海角,
古老的封邑,其艺术家郡王
可能想建一座纪念物
作为冢墓或边界的标志,或以此
创造一种忧郁或浪漫的景象……
“可是那古怪的海看上去像是木头做的,
半发亮,就如一片漂流木的海。
天空看上去像木制的,有云作纹理。
好似一处舞台场地;如此的平坦!
那些云彩缀满了闪亮的碎片!
那是什么?”
      就是那个纪念物。
“是堆起来的箱子,
用粗劣的回纹雕饰勾勒而成,一半移了位,
有了裂痕,油漆也没上。看上去挺古旧的。”
──就算真髹过,猛烈的阳光,
海上吹来的风,它的各种生存环境,
可能也把油漆剥落了,
令它变得比以往更加简朴。
“你为什么带我来看这东西?
一座板条箱搭成的庙,在局促、装了箱的风景里,
它能证明什么?
我厌倦了呼吸这腐蚀的空气,
厌倦了这干燥,纪念物正在其中开裂。”
它是件工艺品,
木头做的。木头比海或云或沙子
更能独立地保持完整,
远胜于真的海或沙子或云。
它选择了那样的方式成长而不移动。
纪念物是个物体,然而那些装饰,
随便地钉在上面,看上去什么也不像,
暴露出它有生命,有期望;
要成为一座纪念物,缅怀一些东西。
那最粗糙的卷纹装饰说“纪念”,
而每天一次,光线会在上面转圈
像只蹑足的野兽,
或雨会落在上面,或风会吹进里面。
它也许是实心的,也许是空心的。
艺术家郡王的骨头也许在里面
或在很远的,更干燥的土地上。
不过它大致能充分地掩蔽
其内部的东西(毕竟
那些东西是不能让人见到的)。
它是一幅画的开始,
是一尊雕塑,或一首诗,或一座纪念物的开始,
而且全是木头的。仔细看看它。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