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柏桦:兰波绣像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12-02  

柏桦:兰波绣像




“告诉我,什么时候才能把我送到码头。”
  ——兰波临终语

 
 
人的一生
短的疯,长的痛。
你别了发卡
我抹了发蜡
哦,埃塞俄比亚……
 
一曲微风能换什么呢?
换取她的袜子!
可不知哪一天。等着吧——
童年的燕尾服像一只悲伤的燕子
管理员夫人带鼻音,露出两颗牙
 
一切都已经等不及了
如果《元音》重写于布鲁塞尔多好
“奥米茄眼里有紫色的柔光!”
哦,埃塞俄比亚……
 
注释一:诗歌中为什么会出现埃塞俄比亚?一是因为兰波1880年去了埃塞俄比亚做生意(其中包括武器买卖);二是因为临终前他嚷着要去埃塞俄比亚并打算死在那儿,他说他曾在埃塞俄比亚找到过宁静。 

2019年12月1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