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张笋:《私密的神话》之“大地之梦”一
级别: 注册会员
0楼  发表于: 12-01  

张笋:《私密的神话》之“大地之梦”一

B.大地之梦



〇七 山石之梦
          石头是大地之母最古老的象征。

《寐语》原文七
第10梦:在脚窝里尖叫
我走在一个平缓的山坡上。隐约感觉到,这山坡就是一个巨大的整块石头,它像一张平铺的牛皮,灰黑色,风化得很严重。
走着,走着,我的一只脚突然陷下去了。是慢慢陷进去的,仿佛踩在一块硬泥上。等我拔出脚来的时候,石头上留下一个很深的脚窝,到膝盖那么深。
明明是石头,怎么就能踩下去呢?正在疑惑,弯腰看见这脚窝里长出了一丛青草,是那种叫“乱秧草”的杂草。草以很快的速度向上长,它的意思是:如果长到与地面齐,就可以开花了。我知道,这是脚窝在表演,它在演绎一种心情。
我趴在脚窝的口上,想研究一下它的深度,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我的脚窝很深
我在我的脚窝里
尖叫
脚窝里明明只有青草,那么,是谁在说话?
再看那青草,最顶端的叶子已经变成一簇细碎的花蕾,像一些小嘴巴。刚才的声音,应该是它们发出来的吧。

第89梦:山变成鱼流走了
在一座山上,一个男人拿着一条干鱼,兴致勃勃地摆弄着。
山顶正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池塘,清澈无比。那人把那条干鱼慢慢地放到池塘里,池塘里立马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鱼,是活鱼。这些鱼有的像蛇,有的像泥鳅,有的像鳗鱼,它们游得很有力;还有一些像鲫鱼、银鱼,游得很轻盈。不知道这些鱼是那条干鱼变出来的呢,还是被那条干鱼引出来的,但我知道这些鱼的出现与那条干鱼有关。
许多人赶来观鱼。我很想弄到一条,可是不知道如何下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么多的鱼从池塘的出口处往外流。大量的鱼正在流走,可是池塘里依然有很多很多鱼,似乎这些鱼就是池塘里的水。
不知道这些鱼会流到哪里,但我觉得这座山正在一点一点变矮。我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这些鱼,其实是山上的石头变的。
天啊,要是山就这样变成鱼流走了,那可怎么办?我想把这个想法跟刚才拿干鱼的人说说,发现他已经无影无踪……

第98梦:世界是一个洞
经过一条大河,远远的,我看见一栋房子。到了跟前,发现这房子样式很奇怪,它的门竟然是一个灯罩。
一个灯罩,人怎么进去?我想出一个办法:撞门。
灯罩是纸糊的,一撞,开了。由于用力过猛,我一个倒栽葱,跌进一片黑暗,人间顿时消失。
这么黑,怎么走?
正着急呢,虚空里飞来一只萤火虫。萤火虫的光芒照见我脚下的路,以及周围的一些景色。原来,我走在一个地道一样的洞中。不知道这个洞通向哪里,但这个时候我已经确信:世界是一个洞。
等萤火虫飞走的时候,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洞中的黑暗,我发现这里与人间没有什么两样:有男人,有女人,有大人,有小孩,甚至还有街道。我在街道上走着,跟一些人说说笑笑。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我跟一个人打了一架。我很生气,不愿呆在这里,我要回家。
来到洞口,守门人说:“要回去,你就得走很长很长的路,而且洞口那里荆棘丛生。那种磕磕绊绊,让人难以忍受。何必呢?”
听他这么一说,我犹豫起来。

第83梦:那些人钻到石头里去了
这是高原,山连着山,冰川连着冰川。一眨眼,跟我一起的那些人,不见了!
别慌,再往前走走,我知道他们就在前头。我在山上走着,一边走一边四下探看。
看见一栋房子,是普通民居。已经看到房子了,怎么还是不见一个人影?正在疑惑,房子突然说话了:“你跑哪儿了?等你,我都等成了石头。”
这房子跟山连成一体,它真的成了石头。这石头房子的正面,竟然是一个老人的脸,须发飘飘,满脸皱纹。这时候,山上的石头一声接一声地咳嗽起来。我知道,这些石头是在证明,这山,真的很老了。
我突然明白:那些人,是钻到石头里去了。
“唉,我来晚了,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你们从石头里抠出来。”我一边叹息,一边捧起眼泪慢慢地往石头上滴。
石头里发出一声很低很沉的叹息……

第36梦:对石头鞠躬
山上有许多石头,其中一块蓝色石头像人那样站立着。这石头里存储着我的思想,那白色的纹路就是明证。
真正让我恐惧的是,它不仅保管着我的思想,还负责盯梢我。
既然它是盯梢者,我就必须与之保持距离。可是,这石头却像影子那样跟着我。
    我想出一个办法:我把自己变成木头,看它还能不能认出我来。这样,我就可以摆脱它了。
我一边想着怎么变成木头,一边偷看了那石头一眼。我发现它的颜色在急剧变化,这说明它的情绪发生了很大波动——它一定是生气了,或是正在全力谋划对付我的办法。我感到,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它会拿出一招致命的办法。如果把这石头惹恼了,它飞过来,会把我砸成什么样子?我觉得,它完全可以变成一枚导弹,对我进行精确打击。更令我担忧的是,如果它把我的思想给清洗了,我可怎么办?
我极不情愿地弯下腰来,对这石头鞠躬,一次,一次,鞠躬。

第23梦:请石头吃饭
与哥哥告别。我走的时候,身边有一块铁饼状鹅卵石,我想把它带走。我背不动它,就对它说:“走吧,到了前头,我请你吃饭,吃面条。”
鹅卵石将信将疑地望着我,那表情,就像一个小孩。最后,它还是跟我走了。
我们并肩前行。过河的时候,我伸手扶它一把,也就是摸着它的外沿拨一拨方向,就像推着一个滚动的轮胎。
到了一个陡坡前,它不想走了。我说:“快了,前头就是饭铺,你看,就在半山腰上。”它就继续跟我走。我看见它的身上出了一层汗。
到了饭铺,我突然清醒过来:它是石头,怎么会吃饭呢?于是,就没有给它买饭;也可能是,当时我正忙着跟一个人说话,忘了给它买饭。那鹅卵石原本是灰绿色的,现在变成了黑红色。我知道,它生气了。
有一个人对我说:“如果你想要这块石头,需要掏30万元。”我犹豫起来,心想:花这么多钱买这个石头,有什么用呢?又一想:它有点像宠物,也许值那么多钱。
一转身,不见了鹅卵石,不知道它跑到哪儿了。我忙着,就没有再管它。但我知道,它离我不远,正等我回话。

《寐语》释文七
第10梦:“什么人的脚印”
一只大脚陷在山坡上的石头里,留下一个很深的脚窝,深至膝盖。
脚窝里瞬间长出了草丛,草以很快的速度向上生长……
然后,脚窝开始表演——让青草发出了尖叫。
这个神奇的充满诗意的梦境,不知让多少读者和作者一起为之着迷、为之陶醉(当然也包括正在解梦的我自己)。我们会说这是一个诗意的童话一般的梦,或者说是一个“梦中的童话”。除此之外可能就无话可说了。那么,童话的意境又是如何产生的呢?这也是始终困扰着我的一个问题。
有了第97梦“石头要飞”的解释经验,我们才有可能理解这个梦。因为这种“事情”发生在时间诞生之前的遥远时代,我们只有具备“超时间”的观点才有可能理解它。那个时代“人与物”尚未分离(人的“自我”尚未建立),混沌未开,语言、名称尚待发明,甚至“上帝”都还未曾降临。因此,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可能发生,青草可以尖叫,石头可以很柔软,什么东西都可以有人的心思,心物相通,心物一体。庄子可以梦见蝴蝶,蝴蝶也可以梦见庄子。那真是一个诗意的天堂——无数后人向往的天国。那是“自然灵魂”主宰的时代——人类的“黄金时代”。可是,这样美好的“时代”,如今我们只能回到梦里去寻找了。
那是人类祖先从中诞生的神话时代,一个女人从一个巨大的脚印里踩过就能怀孕——华胥氏生伏羲与女娲。之后才有了“三皇五帝”。
第10梦是名副其实的“神迹”,按理说应该排在《寐语》的第一位。因为这个“梦中人”很可能是地球上最早出现的史前“第一人”——如同那个脚步一刻不停地“追日的夸父”。
延伸阅读:“脚窝”作为一个原始意象还出现在第79梦“空中楼阁”中。这是“梦中人”长大之后继续研究的一个“课题”:
“小时候,在山里,上山的路都是有脚窝的。那脚窝,其实是一个一个铜制的灯盏,里头有红色的辣椒水,上山的时候,脚可以踏进去,还可以吃里面的东西。”
关键词:脚窝。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空间。

第89梦:被施魔法的“石头”
“山顶正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池塘,清澈无比。”
我们知道这样的池塘叫做“天池”,极其罕见。因此,也是最容易发生奇迹的地方。奇迹的发生来自一个男人拿了一条干鱼——他把那条干鱼慢慢地放到池塘里。于是,“池塘里立马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鱼,是活鱼……”。
“一条干鱼”能变成很多的活鱼吗?或者是它把这些活鱼给吸引出来的?无法确定。总之,当一个男人把一条干鱼放进天池的水里之时,奇迹便发生了。我们只能把这种情况叫做魔法——那个男人正在施魔法。
更大的奇迹还在后面,池塘里的鱼正大量的往外流走,“我觉得这座山正在一点一点变矮。我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这些鱼,其实是山上的石头变的”。
这是多大的一种魔法呀!有人居然能把一座山上的石头变成鱼,并让它像水一样地流走。太神奇了!这一魔法体现了梦的——最大限度的神奇。但是,既然石头可以像鸟一样飞到天上去(第97梦);既然石头可以变成“脚窝”并让青草发出尖叫(第10梦)。那么,石头变成鱼像水一样就走(第89梦)也就顺理成章——这三个梦源自于同一种“魔法”。这样的魔法在《寐语》的世界里随处可见。这些神奇的梦告诉人们:梦的“主人”就是一个伟大的魔法师。
第89梦仍然是一个“超时间”的古老的梦。

第98梦:洞穴——世界的内部空间
一个伪装的“洞口”:奇怪的房子,“灯罩”一样的门。
有点像柏拉图的“洞穴”。又有点像陶渊明的“桃花源”。
这就好像我们大白天走进“电影院”的经历。更像是一次意外地进入一个“梦境”,事先可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不经意之间我们就“撞进去”了。关键问题是:我们被告知很难再返回。
延伸思考:世界的存在是一种“偶然性”。但不是随便“进出”的。
与第98梦相关的梦还有第110梦“没有证件”,以及第47梦“什么城堡,灯笼!”。

第83梦:石头与灵魂
石头是有生命的实体,而人是有灵魂的生命。如果石头与人结合(发生“凝缩”),人就变成了“有灵魂的石头”,或者是灵魂把石头作为自己的藏身之地。第83梦大概就是想告诉我们这个原理。
于是,山石变成了房子,“房子突然说话了:你跑到哪儿去了?等你,我都等成了石头”。
“山上的石头一声接一声地咳嗽起来”。它们变老了。
“我”为变成了石头的那些人惋惜、悲伤、流泪。
“石头里发出一声很低很低的叹息……”。
延伸思考:石头可能是宇宙最原始的物质形态(古希腊哲人曾经把“土”作为万物的始基)。经过亿万年的进化,地球上有各种各样的石质,还有植物和动物的化石。再过亿万年的时光,也许属于人类的全部物质也会混入地壳的运动与进化之中。到那时,地球的表面可能会沉积为一种人类的化石(“人化石”)——一种保存人类信息的石头。
第83梦是一个悲观的梦——它预示了人类的归宿。不过,人死了如能化作有灵魂的石头,倒不失为一种理想的归宿。

第36梦:分裂的“思想实体”
当“自我”产生了意识,意识便开始分化“自我”。这一现象属于意识进化的初期阶段,也是“被动的理性”阶段,它仍然属于“自然”的范畴。而会思维的理性或“主动的理性”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把人的“思想”想象成一块“石头”的。除非这是对某一类人的贬斥——说这种人是“花岗岩脑袋”,顽固不化。但是,做梦时的“潜意识”(与正常理性相比)天真自由——它简直像小孩子一样。因为此时“理性”已经退场。
于是,我们便看到这一幕:“我极不情愿地弯下腰来,对这石头鞠躬,一次,一次,鞠躬”。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身体”与“思想”发生了分离,思想主宰世界,身体自然就要服从——甘愿为奴。这岂不是“反客为主”,欺负“身体”吗!殊不知,这正是当今世界“思想—大脑”主宰一切的真实写照。
延伸思考:“思想”获得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它完全可以变成一枚导弹,对我进行精准打击”。不仅如此,既然是“一枚导弹”,它就可能对任何不服从权力的“异己目标”进行精准打击。权力就是毁灭的力量。这一逻辑和事实在当今世界仍然屡见不鲜,当然,在消灭对方的同时“异己的思想”也被清除了。“思想奴役身体”的现象是现代社会存在的普遍事实,过去如此,今后还可能愈演愈烈。未来的人类社会很可能演化为一种被“人工智能”统治的时代。
第36梦是一个启发现代人深思的梦。

第23梦:要“卖身”的石头
梦的逻辑就是想象万物都像自己一样有生命,有生命就有灵魂。
《寐语》之中充满了对“石头”的想象力。如:像鸟一样会飞的石头;像鱼一样游动的石头;或者是像人一样有灵魂、有思想、有感情,等等。不过,第23梦则更具有现代意识,因此也就更贴近现实生活——这块“铁饼状的鹅卵石”竟然要“卖身”。而且它深知市场行情,给自己开了一个30万的高价。
第23梦把一块“石头”完全拟人化了。这让我们联想到可怕的第1梦“卖命”。相关“变异”的梦例还有很多。如:一头山羊变成了城市的公路收费员(第87梦);一座“黑楼”把“我”变成了赌桌上的骰子(第25梦);“我”被变成了100万元一张的美钞(第54梦);等等。我们将在关于“城市之梦”中详述。

〇八  道路之梦

道可道,非常道。
——老子《道德经》
《寐语》原文八
第27梦:路尥蹶子了
我走在一条山路上,这路有点陡。这样多累啊,是要能骑着路,让路带着我往前走,该多舒服啊!我试了试,两条腿夹着路,喊了声“驾——!”这路,真的就像牲口那样驮着我走起来。先是慢慢地走,接着它跑起来,跑得飞快,我感到是在御风而行。
四周太安静了,我觉得应该弄出点动静,就放开嗓子唱起来:“大路走,我也走……”
我的歌声严重跑调,路突然生气了,它直立起来,像驴子那样尥起了蹶子。它的后腿奋力踢腾着,尘烟四起。
我被它撂翻在河边。
天地之间,洪水滔滔。
路呢,我的路呢?一个声音回答:“那货跳河了。”
路啊,你不愿走算了,这又何必呢?你怎么就走上了绝路!
我在河边哭起来。
大雾弥天。远处传来一阵像风卷沙尘和树叶那样的声音,是歌声:“我是旋风,咬自己的尾巴……”我听出来,这是路的声音,说明它还活着!
我在原地站着,想用歌声来应答,却生怕唱跑了调,再次惹路生气;想跟路说说话吧,却不知道说啥才好……

第32梦:端着枪,不知走向何方
必须把枪藏起来。
每个房间都有人,每个墙缝都有眼睛,我不能往有人的地方去。我端着枪,蹑手蹑脚,边走边想着怎样把枪伪装起来,或是藏起来。
遇见一个男人。他是被老婆一拳打出来的,所以,他就像是一块被抛出的石块,倒退着,飞到了我的面前。他对我说:“我只吃青菜。”我看见他眼睛里开出蓝色菜花,知道他是一个盯梢者。
脚下的路本来好好的,等到我走过来的时候,却突然像燃烧的香烟那样,一节一节烂掉。我猛地一闪身,本意是为了保护自己,没想到让那个紧随在我身后的男人,突然摔倒。他撞在一片树林中间,树木晃动起来,像是在故意推搡他。我,还有那个男人,剧烈地晃动起来,与树林扭在一起。
就这样,我迷路了。
过来一个人,他答应给我指路。
他为我指的是一条弯曲而幽深的巷子。我看不明白他所指的路径。我揣着枪,不知走向何方……

第42梦:把路扛在肩上
看见有一个人——是个男人——正撅着屁股把他脚下的一条土路搬起来。我知道,他是要把路搓成香肠。
他像做蒸馍那样,把路搓成一个浑圆的长条。搓了一阵之后,那人拿起刀来,飞快地切着。
起风了。风,把路的切片吹向天空,就像飘飞的树叶。
我感到好奇,想看看他采用的是什么工艺,竟然能把路能切得那样薄。几个大汉挡在那人四周,不让我靠近。
那个切路的人对我说:“你的担子太重,会把路轧塌。”
他这么一说,我脚下的路突然立起来。原来,这路,其实是一些砖头,它们叠加着,像一堵墙直愣愣地挡在我面前。
事情严重了。
我不知道拿这路怎么办,只好把它像麻袋那样扛在肩上。

第101梦:甩出去了
    地上有个大树桩,树桩上有很好看的花纹。我俯身看着。正看呢,那树桩的截面突然变成涟漪,向四周荡漾开去,越来越大,最后变得像广场那么大。
我知道,即使是变成涟漪,它依然是树的年轮。可我旁边的那个人却坚持说:“这是路。”
“这怎么是路呢?你想啊,环形的路,怎么走?”我说。
那人不回答。其他人也不回答。我想找人理论,可是周围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
这时,那个叫做“路”的东西,突然像光碟那样旋转起来,尘土飞扬,好迷眼。
它越转越快,最终把我甩了出去。我在空中翻着跟头,不知道是在向上飞着,还是跌了下去……

《寐语》释文八
人与道、路的故事
世界上自从有了人类集体的活动,道路便随之产生了。汉字“道”的构造:是指一个人“首”在“行”走。正如人是用两条腿走路的。除了“人道”(包括“人行道”),还有“天道”——天地运行的自然规律。
第27梦这条“路”是名副其实的“神道”。如果你不好好“走道”,偷懒耍滑,这条“神道”就会发脾气,惩罚你。方法很简单:把你甩出去。 这个梦明确警告人们:“走路”要当心,不要像“骑驴”似的那样随便。
第32梦是一个“迷路”的故事。一个“端着枪”的梦中人,心不在焉。于是,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况:“脚下的路本来好好的,等到我走过去的时候,却突然像燃烧的香烟那样,一节一节烂掉……”
这个“端枪的人”毫无目的地瞎撞,无疑是一个不会“走道”的“盲人”。
第42梦则把“路”——“拟物化”了。“路”可以被人“搓成香肠”,用刀切成薄片——这是一条被人操纵的“路”。如果“他”不高兴让你走,那“路”就会变成你眼前的障碍,甚至让你把它“扛在肩上”。
这个梦明显带有游戏色彩。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有的“路”的确不好走,它会让走路的人难受,甚至寸步难行。
第101梦是一个“道”的寓言(前面三个梦同样是寓言故事)。
“那个叫做‘路’的东西,突然像光碟那样旋转起来,尘土飞扬,好迷眼。”
“它越转越快,最终把我甩出去了。”
这个所谓的“路”是一个“大树桩”变成的(很像是一幅“太极图”)。它象征着“天道”——世界与自然界的法则。道理很明白:违背自然法则的人类将会遭受自然的惩罚。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