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周鱼:编草记(141—160)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11-28  

周鱼:编草记(141—160)




141 心灵脱痂处,必重新长出泉眼。
那么,涅槃是什么?“永不再来”是什么?是不再有泉眼、泉音、泉水?不,涅槃是永恒之泉,永不干涸,在轮回之外。

142 悲与喜未必是属实相的,当它们围绕着虚伪与虚荣而产生,而旋转,而非围绕公正与良知。齐奥朗说:“在最后的审判中,只有眼泪才会被称量。”遗憾的是纯正的哀泣,已在世故的世间几近失传。一只瞌睡虫就能轻易将其带走。因为来自自我的幻象甚至不是短暂的闪电的真实的生命,不是那伟大亦永恒的瞬时,只是未真正诞生也未真正被抹灭的来回反复的存在。在悲喜交加的同时的一份无悲无喜才是那个天平本身,它允诺一颗心在自己纯粹无染的口音中,在自己的重力中发出彻夜的哭泣直至将黑夜涂白,与允诺一个雪的世界在如如不动中快速降临一样,这二者在二元论的消失中并无差异。一种沉重、一种艰难的跋涉并不可耻。

142 一座大教堂:写作。

143 双向的择选——
一部小说摆在那儿——它被你从书店选中,被你读——你的人生摆在一处——你被一个隐在者选中。

144 绝对中才有最大可能的相对,在信仰的问题上。西蒙娜·薇依的极端化,正是带领她走向最大化的宽容的渡桥。她极端地站在非信徒的另一边。正因此,她能斩断虚假,能承纳因为不戴面具而令惯性思维的人不能以符号去识别的真实。在她用灵的天赋去皈依的基督教的绝对信仰中,她也许是不自觉地将她有名姓的信仰推向了无名姓的统一了东西方的宗教魂魄。

145 如果一个人禅修,他的一切皆是禅修,他的艺术也是禅修。 如果说艺术仅是短暂的真实,那不是艺术这一媒介本来的问题,是那个在将它作为的人还不是修行者。

146 将靶心放在心的里面,拉满弓,射出箭,朝向自己的内部。

147 当一样事物是不规则运动的,它对世界的意义不仅在于它身上的元素的集合,也在于它的每一个菱角所给予的机会,你可以不用陷于“它是什么”的无解的问题中,你看到它是许多事物,在每个单独的事物显现的当下又都是它的整体的显现,同时它又非每个事物的定居者,而是过客。你和它可以结合了,你放开了对它的执着,这原因是你放开了对你自己的执着,你得以见到你与世界的瞬息和完整。

148 更多的缄默(或孩童的胡闹),助长诗的不被破坏的波动。这不仅是说诗作创作本身,而是围绕着诗以它为绝对中心的一种生活,那是一种内聚的旋转的运动,不过多分散自我,有时一种无聊更加适合写作者。将某物编织进那个弧度中,形成一个竹篮样的东西。

149 一首诗成立与否,要看其整体性,观看在一条动线上的真伪。遣词造句的分离式观看的方法只默许了诗句作为拼贴画的不成熟的游戏。

150 诗文中的“断裂”并非是诗的不可撤销的特征,诗歌内在的流畅值得重视,它与假冒灵的运动的不自然作对抗。

151 我将永远在黑暗中赞美两样:忍受与危险。

152 时代在降低着情感往来与投放的难度,情感的纯粹也随之降低。像一首花俏的流行乐,轻易的流俗带来的是复杂,丧失耳朵清澈的简单。一盏电子火炉用电力催动的火焰也能引起众人的称赞,遗忘火种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无痛亦无痒。

153 一个人经历丰富不意味着他一定拥有一颗成熟的心灵,重要的是他是否通过了一次次的审判,或在被判有罪之后是否在清洗它。

154 人们习惯散文的温度。但诗歌窃取了我的心灵,用它淬出的蓝色的冷火。

155 物质的欢愉全因被爱点燃,反过来又燃烧着爱。爱一旦消失,事物还具有它们的价值,但已经被搁置在一个透明的棺木里,像一片零度的灰烬,厚厚的玻璃,心够不到它,甚至没伸出手来。

156 “大写的人”与“大众”并不相等,一些情况下它们正好相反。

157 写下的每一个词语,都应该来自身体。理解力穿梭过身体之后,才叫认知。

158 我们正模拟着众神,模拟着一种希腊式的快乐(用勇猛构建,又穿透了勇猛的一种轻盈的快乐):当孩童回到我的身上,我们就乐此不疲地进行着这戏剧的游戏。

159 为了写诗而写诗,或为了阅读而阅读,皆是一种不安、一种过剩的欲望。不是来自可贵的死亡的产物,不具有致命性就也不具有创作的最高价值。

160 朋友,来,请站在清白的黎明,抬起你的头颅,你赢取了它,你最可贵的地方是你的挣扎,在群欢的黑夜面前,你没有变得心安理得,你还谨守着一条冷静的地平线。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