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侯存丰:有女
级别: 注册会员
0楼  发表于: 11-24  

侯存丰:有女

我至今仍在想着,谭当年离开深圳
北上北京去寻找飞,是出于怎样一种心情。
她开着一所咖啡店,这是她理想中的工作,
“我喜欢研磨中咖啡豆所散发的细香,它能让我
想起乡村的交响乐。交响乐,你懂吗,就是——”
她停下转动中的手柄,双手拼出鸟飞的姿势,
还有比我更懂她的吗,在清风微拂的春天里,
谭冲出院子,在田野上追逐翱翔天空的鸟儿,
身后是越来越小的烟囱。我轻啜了一口咖啡,
味道并不是很好,火车上的速溶咖啡果然
如谭所说,只能当作一种茶。我重拾起记忆,
在交响乐的谈话中,尽管谭如以往一样绽开
爽朗的笑脸,但我还是看出了她眼梢的落寞。

当时的谭刚过三十,丰姿袅娜,端庄素雅,
属于很会持家的女人。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
这间咖啡店是从前夫那里分得的唯一财产。
“缘分尽了,再相处就是一种罪过。”长久沉默
后的谭从石凳上站起身,走出红树林,沿着海岸
奔跑起来。我看着脚边横七竖八的红酒瓶,
看着在黄昏中隐去的身影,突觉悲凉。那是
飞鸟最终消失在天空,失去声音,对生命前途
未卜的惊惧,那个在田野上独自哭泣的女孩
又一次浮现在眼前,而我依然是远处观望者。

离婚后的谭很快恢复了活力,全身心的投入到
咖啡店的经营中。“我现在很快乐”,一次关闭
店门前,她手握着敞开的门的把手,转身向我
笑着说。我干咳了两下,没说什么。深夜的路灯
亮得有些晃人,我听着谭高跟鞋踩出的很有
节奏感的“嗒嗒”声,心里疑惑刚才在电话中
说的胃疼得要死,是否真有其事。当我试图走进
那片田野,女孩已经停止了啜泣,向着家的
方向走去。有一瞬间,我似乎感应到了命运的
绳结,一直这样走下去来作为那次孤自回家的补充。

但还是迟了。“我恋爱了,他叫飞,是个画家,
他说他从北京到深圳来……”,与我有什么关系。
紧闭的院门里,鸡鸭鹅骚动了一阵后复归宁静,
女孩似乎也沉沉睡去。岁月悄然变化,我知道了
女孩叫谭,但时间似乎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
院门里,谭深眠如水,院门外,我身睡卧我心却醒。

2019年11月11日,练笔
[ 此帖被侯存丰在2019-12-06 02:30重新编辑 ]
级别: 注册会员
1楼  发表于: 11-24  
诗的语感与舒展的自如非常喜欢,欢迎存丰兄弟。
级别: 创办人
2楼  发表于: 11-24  
这首诗的秘密在于两种时间观念的交织:其一,就是叙事的倒叙手法,这是一种无尽的线索,其二就是“鸡鸭鹅骚动了一阵后复归宁静”之中所体现的叙事时间中的时间快门,咔嚓一声就是一帧。两种时间经纬交合,决定着诗之织品的质地。
级别: 注册会员
3楼  发表于: 11-24  
最后一段形成一种情绪的落差,依旧以很平静的口吻,情感流转不言自明。
级别: 注册会员
4楼  发表于: 11-24  
兄弟多批评,自觉写得浅了
引用
引用第1楼刘义于2019-11-24 11:33发表的  :
诗的语感与舒展的自如非常喜欢,欢迎存丰兄弟。

级别: 注册会员
5楼  发表于: 11-24  
木朵兄说的极是,一种尝试,只是诗念还在摸索中。
引用
引用第2楼木朵于2019-11-24 13:12发表的 :
这首诗的秘密在于两种时间观念的交织:其一,就是叙事的倒叙手法,这是一种无尽的线索,其二就是“鸡鸭鹅骚动了一阵后复归宁静”之中所体现的叙事时间中的时间快门,咔嚓一声就是一帧。两种时间经纬交合,决定着诗之织品的质地。 



级别: 注册会员
6楼  发表于: 11-24  
嗯,但结尾处理中还是比较匆忙,后面做矫正,谢谢苏兄
引用
引用第3楼苏文华于2019-11-24 16:36发表的  :
最后一段形成一种情绪的落差,依旧以很平静的口吻,情感流转不言自明。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