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许梦熊:奥西普来信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10  

许梦熊:奥西普来信




西伯利亚要是一件厚棉袄
我就不会给你来信,
冰天雪地连一只渡鸦都瞧不见了。

恐惧比铁轨更硬,
它装着几世纪以来的矿渣
要掩埋我,我在流放地的木板上

刻自己的脸,那西索斯的小脸蛋
盯着冰窟窿刮胡子的脸,
娜佳会说什么,她不敢给我刀片
给我绳子,给我一张纸
上面也会传来沙沙的响尾蛇的声音;
回到莫斯科,我都没有住处,
不如在这里,我病得像哭泣的桦树。

穿过蒙古到你的国家去,
我想过这样做,起码没这儿刺冷,
冷得骨头里都是冻鲑鱼;
一堆匕首闪着锋芒,哥萨克们
在流血的顿河崭露头角。

我有过好时候,在涅瓦大街
安努什卡像月亮一样靠近,
她的光芒来自蔚蓝的莱斯波斯岛。

可现在我什么都不需要了,
连呼吸也省着点用,
每口气跟解冻的鲑鱼一样冷淡。

你会怎么想,俄罗斯的命运
跟它生产的套娃一样,
虚无捉住领袖们的脚踵,冥河水
让他们刀枪不入,死亡总会
见机行事,我不让娜佳把诗抄下来,
可她瞅准机会,照样给你寄,
你那里沾染这种病也会死很多人。

贩卖理想的屠夫最受欢迎,
人们给他立碑作传,并且崇拜他;
仿佛他驱赶瘟疫和死亡
率先实现大同,我已经看见
你以后看见的一切,世界是永远的圈套。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