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罗羽:契诃夫和他的《在流放中》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09  

罗羽:契诃夫和他的《在流放中》




起雾了,现实的措辞是身边的河
在岸边的篝火旁,一阵水气
扶稳契诃夫的夹鼻眼镜

是这样的,哪里也都是这样的,苦难
先是张开一幅地图,然后
受罪的人就开始来了。清晨飞着雪
河水哆嗦成酒徒的样子

河流也是饥饿的。梭鱼和鳟鱼
在水底下浮游,俄罗斯在水的上面

消瘦的老人,渡船的人,鞑靼人
教堂执事的儿子,还有老爷,太太
和他们的一千俄里内都找不来的好看女儿

所有苦命的人在草坡上、树林中生病、死掉
言语被夺走后,暂时活下的人
用一捧捧的雪和土掩埋他们

同类伤了,亡了,哀痛才能指证人还不是野兽
是的,卑微的一群
一直都是国家戏剧中的必要人物
谁是坏人?什么最坏?这也需要有回答

还可以这样说,在一片被昏君统治
的土地上,还是要说话
只是要想好怎么开口。譬如
已经不知该如何忍受了
也要抑制住内心并不想要的涣散
喝酒时可以用酒就酒,酒
这道菜,是为了多一些的玛丽安·摩尔
这样,诗的赞美就不会弱于蔑视

谁能有着棕熊和雪的装束,活得
却更像人类?这条河终于流向海洋,风
还在向契诃夫刮,脚前的刺蓟起伏着


    ——给修远,兼致邓万鹏、飞廉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