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刘振周:震颤的诗学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01  

刘振周:震颤的诗学




翘板是圆的。
唯一的支点,是那块生锈的尖石。
坐上去之后——对面那头的星光的重量,丝毫不减。
感谢生活,我还处于露珠的张力平衡,以及审美的稳定性。
当吹来夜晚的风,身体如探针微微颤动
脚,却被授予舵的神职
它的摆动,让语言不至于瞬间脱离自律和公约;
是的,我们终究都误以为这是来自感性的恩赐,
我们的心灵将能解决所有的倾斜和现实。
并暗自庆幸,不就是骑在一个小世界的背脊吗?
是的,我毫无顾忌的在消耗这个夜晚
为了证明的可能性多一点,再多一点
而陶醉于主观的激荡——
但是过不了多久,处于云端的我
终于失衡(不存在任何征兆)——摔倒,
再坠入某种生物的迷茫,北极星在闪烁;
然而,坏掉的翘板又是扁的——
当它插入草坪松软的构造,
窥见蓬勃的理性,在地下蔓延,无处不在。
隐藏事物背面的一切:哲学,叶脉,甚至蚯蚓——
但是绝不会向你抛来任何的提示,连屁也没有;
而让人怀念的震颤——我们的肌肉
怕是受到来自亿万光年之外的重力崩塌,引力波
或苹果从枝头落下诗的果盘
引发的震荡——微妙的、神秘的,不可干涉的摆钟。

2019.10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