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木朵:讴歌的稀释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10-12  

木朵:讴歌的稀释




我在朋友们专为我
准备的聚会上侃侃而谈,
既有即兴发挥的机智,也保持了
必要的克制——不至于夸夸其谈,
从一开始,就注重分寸感。
我没有掩饰自己的看法,
有问必答,来者不拒。
临近结束,我觉得可以给自己
一个高分。散场出门后,一位嬷嬷
形象的女士追上来,想跟我再说几句。
我谦恭有礼地等着她讴歌什么。
“你的诗,那几个样本,修饰得太重。”
——原来是批评。似乎是常见的误解。
我正打算解释。但她没给我机会。
“不是形容词的问题,也不是比喻,
或是复句冗长的问题,而是你的观念
太繁复,想得太多,不是单刀直入。
最关键是,没有经过内心严格的净化。
能感知你骨子里有一股清高、傲气,
端着架子。你被一个自以为更好的
自我所蒙蔽!就说这些,切勿见怪!
我还要坐高铁回去。”转眼剩我一人
背立花前,迅速化为萤火虫茕茕跟班。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