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博尔赫斯:到来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9-19  

博尔赫斯:到来

陈东飚



我就是黎明时分部落里的那个人。
躺在洞穴里属于我的一角,
辗转反侧想要沉入那晦暗的
梦之水域。野兽的幽灵
被箭的锐锋刺伤的影子
把恐怖带给黑暗。某样东西,
或许是一个誓约的施行,
一个敌手在山岭中的死亡,
或许是爱,或许是一块魔法的石头,
曾被奖赏给我。我已将它遗失。
历经无数个世纪的磨蚀,唯有记忆
守卫着那个夜晚和翌日的早晨。
我心怀渴望与恐惧。突然间
我听见不间断的浑浊蹄音
那是一大群牲畜正在穿越黎明。
橡木的弓,锋锐透骨的箭,
我弃之不顾而向奔向那道窄缝
它就开在洞穴的尽头。
就在那时我看见了它们。烧红的炭渣,
犄角凶暴,背脊山一般耸起
鬃毛黝黑得如同眼眸
隐隐藏着邪恶。它们数以千计。
这是野牛,我说。这个词
从来不曾在我的口中出现过,
但我感觉到这就是它们的名字。
就仿佛我从来都目无所见,
就仿佛我从来就是瞎子或是死人
在出自曙光的野牛面前。
它们自曙光中呈现。它们就是曙光。
我但愿没有别人来阻挠
那条雷霆万钧的洪流,它由神圣的
暴戾,由无知,由自负汇成,
如群星一般漠然无觉。
它们踩过了路上的一条狗;
同样的事尽可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随后我或许会在洞穴里将它们描画出来
用赭石与朱砂。它们成了
牺牲与祈祷的神祇。我的嘴里
从未说过阿尔塔米拉的名字。
我化身的形体和我的死亡多不胜数。


*Altamira,西班牙一自然溶洞,以其新石器时代的岩画著名。
描述
快速回复